当前在线人数1878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山河吊(5)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dude2010] , 2017年01月27日23:20:04
dude2010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dude2010 (冒泡潜水艇), 信区: Prose
标  题: 山河吊(5)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27 23:20:04 2017, 美东)

  五

  小斧子从军挎里抽出他的片斧,连打几次群架,被一中开除了。我心下松了一口气
。我没法再和他一起混了。就算是变声期的我,也想像不出自己能把斧头往别人后背上
招呼。

  之前,逃课对小斧子来说是家常便饭。开除后,他却每天下午四点半点出现在校门
口,准时准点,成为我县“社会不良青年”中的核心分子。他的目光肆无忌惮,每个人
都战战兢兢,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今天要堵谁。至于我,也只能避开他的目光。好在初中
三年,我从来没有被堵过,拜和他混过所赐吧。

  上高中后,我们县冒出一堆电脑屋,像雨后的蘑菇菌,三三俩俩散布在街里,街机
的生意便一落千丈。我对红警金庸群侠传之类的毫无感觉,脱衣麻将又脱腻了,再去“
大恒发”,也只是跟郭胖子聊天而已,坐在他那张依旧吱嘎作响的钢丝床上。他瘦了不
少,没法再整天脱光膀子露肥膘。他问,知道小斧子现在混咋样么?我说,不知道,有
段时间没联系了。

  “人家去江边沙金儿,你天天背书包上学,有啥好联系的?”郭胖子那张瘦下来的
脸,挂满了褶子和不屑。

  就像当年名震省城的小克、黄瘸子、杨馒头和乔四爷,小斧子在郭胖子嘴里也成了
传奇。据他说,江边每一处小金矿都是矿主领着拜把兄弟用砂枪轰出来的。所以小斧子
去那儿混当然不是做“抛毛”或“上溜”(注:原始手工淘金术语),而是为了把他的
片斧升级成双筒砂枪。

  在郭胖子的描述中,小斧子是个颇怀旧的人:砂枪筒子被他拦腰锯断,刚好掖反毛
皮衣里头,就像过去军挎里的片斧。

  “半截筒子喷得是不远,但喷得贼猛,一喷喷倒一大面。黑灯瞎火抢地盘儿,喷那
老远有啥用?”自称混过省城的郭胖子与小斧子可谓心心相印。

  小斧子跟过三个矿主,全死于乱枪之下,浑身镶满了铅质的砂粒子。可小斧子和他
那身反毛皮夹克却完好无损。光听说有人命硬剋夫剋老婆,谁知竟有人剋了兄弟?他名
震江边,却没人跟他拜把子。郁闷之下,只好扛了半帆布包的毛金回到县里。

  县里又百无聊赖,他便用毛金换了辆从“南朝鲜”倒腾过来的大哈雷,街头呼啸而
过。县里人见了很是惊骇,没想到这他妈年头连摩托都能夸张的这个地步。论其敬畏,
不不啻当年交警队那辆大屁股北京。

  郭胖子却不以为然,认为“这老牛逼的”摩托在“破逼县里”找不到人飙其实也没
啥意思。显然这是杞人忧天,因为小斧子很快就在“破逼县里”找到了一点意思。那是
县客运站门口的出租车点,赶上过年,司机们想多挣俩钱儿,交警们勒得又忒紧了点儿
。有位司机刚从减速机厂下岗,又闹离婚,心情不好,没管住嘴,就骂了句“交警队这
帮王八操的”,刚好小斧子骑大哈雷路过,马达轰隆,竟也听见了,当下回头取过砂枪
,敲敲夏利车的窗子,笑问:

  “大哥,你下来呗?”

  “干啥?”

  被半截枪筒指着脑袋,司机还不大信这是真的。他鬼使神差地下了车。

  “你刚才说交警队啥?”

  “没说啥啊。”

  “交警队是啥操的?”

  “我真啥也没说。”

  小斧子提醒了他交警队到底是啥操的,用半截筒子的砂枪。四十三颗砂粒,司机大
哥废了一条腿,好消息是老婆居然不闹离婚了,要往省里告,要往北京告,告到家破人
亡也要告,当下轰动了县里。彼时交警队的兄弟们都成了大叔二叔,酒精肝,糖尿病,
身体集体性地往下出溜,成了医院诊所的寻常客。所以小斧子这一枪倒振奋了老交警们
的心,以为下一代总算还有点人样,于是奔走相告。大油门也不复当年之勇,一心要把
事儿往下压,动了私囊,才私了封住那“老娘们儿”的口。小斧子不信邪,要用砂粒子
把那“老娘们儿”也废了,岂知这她竟卷钱跟人跑了,再次轰动县里。

  恰逢省里自上往下搞整肃,大油门一怒之下把儿子的砂枪砸个稀烂。待整肃过后,
他托了关系,老交警们又群策群力,才给小斧子弄了一套初中高中文凭,谋了南二道街
警区的职缺。那是三月开春,小斧子脱掉反毛皮衣,穿上一身警服,用郭胖子话讲就是
“还真他妈像回事儿”。不过让小斧子像回事儿的可绝非这身行头。南二道街区往南是
菜市场,往北是职业技术中学,夹在其间的是或明或暗的游戏厅台球厅洗头屋,大小混
混横行无忌。可小斧子入驻后,竟没人敢造次。原因很简单:全县混混们的心中,他就
是真神,一如当年县个体户们的心中大油门也是尊真神。

  大油门和老交警们没想到这“小王八犊子”居然在公安口干得风生水起,就又找关
系调他去做狱警,让他去大墙里头锻炼一下,将来好有“大出息”。

  小斧子在大墙里头锻炼时,我已上了大学。数年后我回县里等出国留学签证,越发
发觉县里的街道和县里的人一样,变得熟悉而又陌生。我还碰见了郭胖子。他披件土绿
色的军棉袄,双手插袖口里,站在北二道街,不知是晒太阳还是发呆。他招手跟我打招
呼,那股热乎劲儿,好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我不好推脱,便跟他钻进了“大恒发”。
四周新起的楼遮天蔽日,厅子便显得昏暗又阴凉。郭胖子老了,也更瘦了,瘦得没法让
人相信他当年还有个绰号叫郭胖子。

  “你在咱县还没挣够?还不回省城养老?”我笑问。

  “回那破地方干啥?你们县好啊,钱太好挣了。”

  原来街机虽名存实亡,但郭胖子却在我县开启了全新的事业。依照他的规划,“大
恒发”门脸儿正对主街,若拆巴了,须按最好地段的门市房处理,这是一大笔,不过只
是“死钱儿”,真正的“活钱儿”在于“融资”。

  “融资?”我没想到如此大而无当的字眼从郭胖子嘴里冒出来,更没到想它还跟我
从小长大的县城挂上钩。

  “对,融资!外面读两年书就瞧不起咱县了?富兴实业听说过么?老总跟咱们都认
识,都是老铁!”

  原来这位跟我是“老铁”的老总姓傅,过去有个绰号,叫小斧子。

  “英雄不问出处——”讲述这段传奇时,郭胖子用了这样的开场白。原来小斧子或
傅老总当狱警的第二年,县里出了件桃色案,嫌犯是一中的教导主任,就是当年叨咕什
么“不良青年”的半糟老头子,受害人则是一中新上来的音乐老师。据说教导主任中年
丧偶,一心再续,就盯上了音乐老师。无奈人家不从,便趁去市里开会的当儿下了药。
药劲儿一过,老师就把主任告到公安局了,搞得全县教育口都很没面子,诸位领导紧急
开会,决定把事儿往下压,私了,主任提前退休算是惩罚,老师调到教育局搞文秘算是
赔偿。谁想这老师颇有点脾气,还是不干。领导们只好妥协,把主任放大墙里拘留一阵
,安抚一下“受害人的情绪”。结果老师的父亲找到了小斧子,塞了一牛皮纸信封的钱
,问能不能“在里头整一下那老犊子”。小斧子没瞅那牛皮纸信封,只问,我为啥要信
你。父亲就掏出一张照片:一中迎国庆全体教职工大合唱,最前排左二是他女儿,最后
排中间是主任。小斧子对相片皱了半分钟眉,说这老头儿好像教过我。父亲一听不好,
竟跪下了:他女儿精神失常,整天寻死觅活。小斧子便接过信封:回家跟你姑娘说,这
事儿我扛了。很快,信封出现在墙内大哥的枕头底下,里面还多出一包药丸。钱被哥儿
几个分了,药丸就灌进主任嗓子眼儿里,都是后半夜灌的,每仨小时一粒,哥儿几个轮
班来,用蘸满浆糊的粗线手套帮主任把药劲儿放出去。折腾到放回家,主任就起不来了
,俩月后呜呼哀哉。主任生前毕竟有点文化,子女都在市里工作,没完没了地往上告,
搞得小斧子没法再当鸟毛狱警了。那时大油门已病休,老交警们老的老,病的病,没的
没,动用全部关系,也只能给小斧子保个平安。他只好脱掉警服,仰仗过去混出的名头
,趁道上没人敢碰,就匆匆去了南方。猫两年再回来,竟成了富兴实业的董事长。当真
是英雄不问出处——

  “人家富兴融资是为了造东西,酒啊摩托什么都能造,所以人家那叫实业。我这大
恒发,啥也造不了,顶多叫娱乐业。”

  郭胖子真是老了,没完没了唠叨富兴实业的发迹史。游戏厅越发昏暗。他拉下闸,
十几台机子一起亮了。我走上前,伸手一摸一层灰。麻将机里的女郎可是不老,依旧轻
解罗衫,依旧娇嗔“东风”“白板”,十年如一日。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01:0240:8201:]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