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26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长篇连载【汉月天骄】不败战神霍去病 - 历史传奇小说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cattywh] , 2017年01月25日16:36:55
cattyw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cattywh (红菱艳·新生活新人生·汉月天骄霍去病),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长篇连载【汉月天骄】不败战神霍去病 - 历史传奇小说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25 16:36:55 2017, 美东)

《汉月天骄》不败战神霍去病 卷一 风起苍原
第二章 祁连居次(2)

---------------------------------------------------

那是个约莫十岁的女童,在众人簇拥下笑得眉眼弯弯。

一旁匈奴兵士看赵二狗目不转睛瞧着女童,便狠狠扇他一个嘴巴:“那是尊贵的祁连居
次,你这贱奴还不低下头?”

军臣的笑声传来:“月歌这孩子就会大惊小怪,图泽不过处理一个卑贱的秦奴,有何好
问?”匈奴人叫幼童名时总爱在其后加个尾音,相当于汉人的“儿”字,于是“月歌”
便成了挛鞮月的小名。

“当然不一样!”月歌人虽小,却振振有词,“大单于说过我们处事须赏罚公平,如此
各部落才能信服。何况这人并非奴隶,今日图泽阿兄说杀便杀,那以后大伙儿也照着样
子,岂不乱了法度?”

军臣点点头,转顾四周:“呼衍王不在,那於单[i]来说说,这秦人今天犯的罪,该如
何处罚?”匈奴贵姓呼衍氏主刑法,但军臣这次点名让左屠耆王於单来判,倒有考核单
于继承人的意味。

於单不顾图泽瞪过来的目光,大声说:“此人并未用腰刀伤人,只是偷了来割肉吃。按
我们匈奴人的规矩,盗窃者当被罚至被盗人部落内当奴隶,并没入一切财物。至于偷吃
祭牲,当鞭打五十。”[ii]

除了图泽,其余人都称赞於单判决得公正合理。军臣离开后,於单面带歉意拍上图泽肩
头:“都是兄弟,莫往心里去。”

图泽冷笑一声避开,语中带刺:“不敢,日后左屠耆王可是要当大单于的。”

图泽素来与於单不睦,月歌不想弄得二人矛盾加剧,忙好言劝和:“图泽阿兄,都是月
歌不好,你要生气便用鞭子打月歌罢。”

她是军臣的掌上明珠、匈奴人尊崇的祁连居次,图泽哪敢打她?只能恨恨举鞭抽了赵二
狗一记,转眼瞧见月歌背地里吐了吐舌头,于是倒转鞭头递过去:“你来打!”

月歌只好硬着头皮接过鞭子,结结实实打在赵二狗身上。她虽人小力弱,但鞭上的硬刺
仍将赵二狗刮得血痕满布。

过后,月歌抚着酸痛的右臂回返穹庐,刚入内,便见母亲板着脸在等她。

未晞淡淡说:“伸出手来。”

月歌还道母亲要给自己拿捏,不料下一刻掌心却迎来火辣辣的两记,已被母亲用板条狠
狠抽中。

“平日是怎么教你的?你身为半个汉地人,怎可去欺负自己的同族?”

月歌痛得边跳边哭:“我并未欺负汉人。”当下将事情经过大略说了一遍,未晞的脸色
这才由阴转晴。

月歌偎在母亲怀里轻声说:“我知道阿母一直在帮着汉地人,我最听阿母的话了。”她
贴上未晞的耳朵悄悄问,“张先生是不是被阿母送走了?”

未晞方才由茏城外回转,正是趁着祭祀之机偷偷将张骞和甘父乔装送离。她瞪了女儿一
眼,这妮子人小鬼大,什么都瞒不过:“不准告诉大单于。”

“不说不说。”月歌笑嘻嘻地,随即又皱起了小脸,“只是张先生一走,日后再无人来
教月歌了。那个中行说丈人[iii],总乱讲些汉地的坏话,更别提会教月歌甚么东西了
。他还说,阿母是单于阏氏,就该一心一意帮助大单于,不该对秦人再存有同情。”

未晞脸色一沉,宦官中行说,文帝时随公主和亲来到北地后立刻投降匈奴,这倒也罢了
,他不断撺掇单于向汉境进犯、杀掠吏民,为了一己私怨,极尽损汉危汉之事。

未晞望向月歌,女儿年岁渐长,开始懂事了,于是叫她坐好,将此前种种说与她听。末
了又道:“你外祖母出身中原临淄大族,外祖父是月氏王子,你体内流淌着月氏和汉地
人的血,你须谨记,切莫忘本,学中行说那样出卖自己的同族。”

月歌人虽聪明,仍处稚龄,母亲的话让她有些明了又存着许多疑惑,她低声嘟囔一句:
“那我是大单于的女儿,身上也流着大匈奴挛鞮氏的血……”眼见母亲面色瞬变,她忙
闭嘴乖乖道,“月歌牢记阿母之言,断不会忘了自己是汉和月氏的后人。”

出得帐来,月歌想起一事,暗叫不好。图泽阿兄心胸狭隘,赵二狗落到他手里,定是凶
多吉少。她速驰至图泽的营帐附近,正好瞧见图泽两个手下揪着赵二狗朝林里拖。

月歌上前将他们拦住:“这奴隶我要了。”

两个亲信正是奉了图泽之命来杀赵二狗,没想到却碰上了月歌要人,二人不禁面有难色。

“不过一个奴隶而已,难道还要我亲自去找右屠耆王?”月歌小脸一板,吓得两个亲信
唯唯诺诺。祁连居次深受单于宠爱,连右屠耆王都不敢得罪她,他们两个又不是活腻了
。二人对着绝尘而去的月歌,暗暗叫苦。

此时适逢夏季,牲畜不宜配种,需将羝羊牂羊[iv]分离,月歌便趁机遣赵二狗到北海[v
]放牧羝羊,避开图泽的报复。
--------------------------------------------------------

[i]於单:读音yū chán。

[ii]《史记·匈奴列传》:“其法,拔刃尺者死,坐盗者没入其家;有罪小者轧,大者
死。”于凌、李焕青、刘举在《匈奴刑法新解——兼论秦汉时期匈奴法律的立法目的与
特点》中认为:“刃尺”是不足汉代一尺的短剑、铜刀、铁刀,即匈奴人随身携带的用
来宰杀牛羊、割取熟肉的腰刀,属于于生活必备的刀剑。对以此种刀剑伤人者,处以极
刑。

[iii]汉代时称老者为丈人。

[iv]羝(dī)羊:公羊。牂(zāng)羊:母羊。

[v]北海:史记和汉书中的北海指的是现今的贝加尔湖。《汉书·苏武传》:“乃徒武
北海无人处。”清呆顾炎武《千官》诗:“千官白服皆臣子,孰似苏生北海边。”
--
本人新作历史传奇小说《汉月天骄》不败战神霍去病,武侠逍遥行之《逍遥宫主》实体书出版了。
《汉月天骄》在买买提Prose(散文.原创文学板)开始连载了。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Prose/31214151.html
两部实体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国内各大书店网上书店当当京东淘宝均有出售。
逍遥行之《逍遥宫主》简书连载中:
http://www.jianshu.com/p/a203e53bdffd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04.]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