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43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山河吊(1)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dude2010] , 2017年01月22日18:57:57
dude2010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dude2010 (冒泡潜水艇), 信区: Prose
标  题: 山河吊(1)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22 18:57:57 2017, 美东)

  一
  
  一九九五年,县一小六年三班转来一个家伙,喜欢嚼红领巾,嚼完吐出来,再放嘴
里嚼。当天下午,他被堵在厕所。我们想把那条黏糊糊的红领巾塞他嗓子眼儿里。
  
  “我叫小斧子,混三小的小斧子。”在又黑又臭的一小男厕,他嘟囔出这么一句。
  
  小斧子这绰号我们听说过。据说它有两个来历:一是它的主人姓傅,二是它的主人
常年背土黄色的军挎,里面塞一把不锈钢的片斧。
  
  我们没注意这家伙的军挎是什么颜色,更没等到他掏出那把片斧。我们争先恐后跑
出了厕所。等混到暑假,混熟了,我们终于见识了他那把片斧:为了能塞进军挎,斧柄
被锯掉大半,和斧身极不成比例,既不帅,也不屌,活像历史书上山顶洞人用的石器。
厚墩墩的斧刃,在我们鼻尖上挨个蹭了一遍。
  
  “等上一中的,上一中我就把刃开了。” 片斧,或原始石器,主人被收进了军挎
。他那神情,简直是在收回一件圣器。
  
  一九九五年,父亲从刑警队调到交警队。那阵子我总在饭桌上听父母谈论这个“调
”字。我以为那是“掉”。因为一去交警队,父亲虽还戴“大盖帽”,但他那把牛皮套
子的手枪确乎是缴还给公家了,所以我才疑心是“掉”。
  
  可大人们却不觉得是“掉”,因为交警队一直是县里最吃香的单位。交警们上可结
交县领导们的司机,下可压榨跑长途运输的个体户,手眼通了天。所以父亲这一“调”
,在大人们看来根本就是“升”。
  
  也是一九九五年,县交警队连出两件大事。一是傅红兵正式提为大队长。可无论“
傅大队”还是“傅队长”,都还谐个“副”的音。干脆 ,兄弟们还是叫他绰号:大油
门。二是队里起了座新楼,一层不多,一层不少,刚刚好跟公安局的楼平起平坐。终于
“跟他妈局里分了家”,队里兄弟们个个扬眉吐气。当然,这两件事说穿了其实就是一
件事:大油门在县里是个风云人物。
  
  爱嚼红领巾的小斧子也姓傅,和大油门是爷俩儿。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因为在我们
县,只有大油门配当小斧子的爹,反过来小斧子也只能给大油门做儿子。
  
  二
  
  一九九五年,县里没开高速,只通土路,林场和农场之间还夹了一段盘山道。冬天
雪大,交警们追的又都是夜车,所以险极。
  
  大油门和兄弟们便立下规矩:个体户“搂”到盘山道之前不“搂”了,便宽大处理
,该罚多少罚多少;如果个体户居然把东风大卡“搂”上盘山道,那就罚三到五倍;如
果这厮竟把东风“搂”过盘山道“搂”进林场,不但吊销驾驶证,还得摁在雪里军工大
皮鞋一顿好踢。为什么?就因这盘山道太险,交警队虽没翻过车,但个体户的东风和大
解放已翻进好几辆了。饶是如此,个体户们一见交警队的大屁股北京还是望风而逃。别
说盘山道,就是盘云盘雾盘海道也敢往上“搂”。
  
  所谓“搂”,就是开快车的意思,交警队的独创。也许是太过形象,也许是音节短
促有力,大油门和他的兄弟们都爱用这个“搂”字。他们最喜欢“搂”的就是那些倒腾
粮食的个体户,大粮耗子。为啥?因为这些大粮耗子肥的浑身冒油。
  
  粮耗子之所以肥,当然还是老农们养出来的。就说这帮坐地户老农吧,要说他们二
百五,还知道往黄豆里掺砂子。要说他们不缺心眼儿,粮耗子那一打儿一打儿假钞还死
活看不出来。当然,也不是笨到看不出来,只不过粮耗子出价太高,又挑卖不上粮的时
段,半夜三更,月黑风高,上门一忽悠,老农就乖乖上了套。
  
  一九九五年冬,大雪封门,粮食窝在场里卖不出去,捂到来年开春就霉了。老农嘴
上都起了大火泡,市里那边粮价又抬得奇高,两下一刺激,县里最有名的大粮耗子五滚
便蠢蠢欲动,琢磨要“搂”一趟盘山道。
  
  跑运输的个体户们都不愿接这活儿。他们怵的不是粮食局,也不是风雪盘山道。怵
的是风雪盘山道上出没的交警大队。可架不住五滚的现钞的诱惑,有一个打麻将输急了
的,血红着眼便出车了。上坡倒也顺当,就是下坡须得脚踩刹车。东风大卡塞满黄豆,
像一头吃撑了的铁兽,被风雪推着,缓缓往坡下去了。远光灯穿透风雪,晃出一个车影
。五滚不愧是大粮耗子,眼贼,司机没看出来,他看出来了:这是交警队的大屁股北京
!个体户傻了:满满一车违规物品外加假钞,得他妈判多少年?五滚发狠说没事儿,咱
直接搂过去!东方大卡发出一阵咆哮,冲大屁股北京就“搂”过去了。
  
  大屁股北京闪灯了,不刹车。大屁股北京鸣笛了,还不刹。交警们也傻了。唯有大
油门不傻。他嘟囔着“这帮犊子不要命了”,掏出“五四”就往外崩。
  
  头两枪根本听不出来是枪,只见两道流萤划破雪夜。幸好大油门那把“五四”总喂
满八颗子弹。第三枪崩掉了倒车镜。第四枪,五滚跳出去。第五枪,个体户也滚了下去
。东风大卡和满车斗的黄豆便翻进雪沟。交警们惊魂未定,大油门已收了“五四”。少
年时,他傅红兵就因为敢放枪而在县里大小武斗中出了名。一晃三十年过去,再放它几
家伙,也就是怀一下旧而已。
  
  大屁股北京在盘山道上兜了一圈,风雪中不见人影,就算尽心了,弟兄们开回县里
睡觉。等个体户和五滚被老农一锹一锹从雪里挖出来,已是硬邦邦两大坨。人封在冰里
,就像琥珀里的虫子,太阳底下一晃,晶莹剔透。
  
  经此一役,大油门在县里甚至市里都立了棍儿。远近大小粮耗子,一见那辆半新不
旧的大屁股北京便乖乖停下来认罚。
  
  罚多少呢?这得看大油门和他穿制服的兄弟们了。倒腾粮食,罚你。酒后驾驶,罚
你。红灯超速,罚你。没带驾证,罚你。牌照瞅着不对劲,罚你。 你脑袋瞅着不对劲
,罚你。能罚的点太多了,随随便便小车就五七六千,大车至少上万,一九九五年的小
县城,谁受得了?所以县里但凡养车的,都把大油门当成神一样供起来。
  
  连交警们也把他当成了神。那阵子市交警队抽疯,连盖两栋家属楼,财政吃紧,便
下了红头文件:各县交警队必须上缴足够数目的罚款,否则年终奖金免谈。
  
  整个交警队破口大骂。唯有大油门一声不吭。他正紧皱了眉,把石林烟放在红头文
件纸当中,掌心里来回搓搓,便是一支加长加粗的大烟卷。
  
  “咱们风里雪里往盘山道上搂,是为了给市里那帮犊子盖楼?”大油门打着火机,
有滋有味地抽起了他的大烟卷。
  
  于是队里财会室多出一个小保险柜。大油门敲着涂绿漆的保险柜铁壳吩咐:罚出来
的款子先放这儿,啥时候放满了,再往市里缴。如此一来,这年终奖金最后竟成了县里
发给市里。所以大油门在县里一言九鼎。所以市里换了几任县长,也动不了大油门半根
指头。所以大油门是一尊喜欢猛踩油门的真神。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0.]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