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19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够胆爱我吗--第八章】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chriraus] , 2016年07月06日09:40:47
chriraus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chriraus (主题医院), 信区: Prose
标  题: 【够胆爱我吗--第八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l  6 09:40:47 2016, 美东)

第八章        让长毛跑了
         晚上回家的路上,经过桑椹树时想顺手摘一颗,可是我能够得着的果子都没
有熟,熟透的果子都在高处的树枝上,只能作罢。不想,一颗成熟的果子落下来,正好
掉进我的包里。我捡起来放进嘴里,真甜啊。站在树下,仔细听听,滴滴嗒嗒的声音,
像下小雨一般;时不时就有一颗果子从不知什么地方落下来,在人行道上蹦跳。也有的
果子落在路边的汽车顶上,有的甚至蹦到马路中央。人行道上,大概有十米长的石板路
上满是落下的果子,大多被踩碎了,溢出的果浆把石板染出大片大片的紫色。树下的草
丛里,一点点闪烁的萤光缓缓升起,又各自飞向不同的方向。是萤火虫。这还是我平生
头一次见到萤火虫,真想停下来拍个照。可是,又担心不安全——昨天那个劫匪还没有
抓到,只能快步走回家去。
         回到家,一进门,魏薇就端过来一盘紫红色的小果子请我吃。
        “是桑椹吗?”我问。
        “是的。很甜。”魏薇一边说一边拿了一颗放在嘴里。
        我也吃了一颗,接着问:“是在墙外那棵树上摘的吗?”
        “是的。”魏薇回答。
        “你一个人怎么能摘这么多?”
        “不是我一个人,还有范志立。我们先在树下铺好一块很大的布,然后他拿了
一个晾衣叉去打树枝,果子就下雨似的往下落。我把布上的果子带回来,装了满满一大
碗。”
         看得出,魏薇讲话时心中充满着喜悦。自从冯莉莉离开之后,她还是第一次
这么高兴。我们“疯三娘”里少了一个人,日子还得照常过不是?只是需要些时间让我
们找回那股子疯劲。
         睡觉前,我走进房间看到桌上的快递,才突然记起今天上午发生的事。估摸
着那个一楼怪人这时该回家了,我的气也消了,打算去把快递还给他,也许是他急着用
的东西。
         我刚走到一楼,一个黑影也正好来到单元门口。黑影发现有人,倏地躲进了
单元口外的阴暗角落。我猜想那一定是一楼怪人,于是又往前走了几步,朝着单元口外
大声的说:“今天的事我不跟你计较。这是你的快递,我放在你门口了。”
         说完,我把手中的快递放在一楼门口,望着单元口的方向等了片刻,想看看
那个怪人会不会有什么反应。果然不出所料,单元口静得能听到蚯蚓在泥土里爬行的声
音。
        “我走了!”我索性又朝着单元口外吆喝了一声,然后上楼去了。我在楼梯上
走着走着,心生了偷看怪人的念头。于是,我放慢脚步,时不时回头向一楼望望。走到
三楼时,我想到一个更加妙的主意,又轻手轻脚的下到一楼与二楼之间,蹲在那里,等
着怪人回家。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动静,我连打了十几个哈欠,腿也麻木了。好吧,也许
是我搞错了。我抓着楼梯扶手痛苦的站起来,腿又麻又痛,还不听使唤。靠着“唔唔啊
啊”的哼唧给我助力,我一边尽力压低自己的哼唧声,一边一瘸一拐的扶着栏杆下到一
楼,拿起包裹,再艰难的爬回四楼。
         回到家,我倒床便睡。临睡前,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有一条十分钟前神龙大
侠发来的短信:“你还是回家吧。”
         我心里念着:“原来我是对的。”便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睡到很晚才起床。魏薇早已经去店里上早班了。我迷迷瞪瞪来到
洗手间准备刷牙洗脸,习惯性的抬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却冷不丁被吓出一阵寒颤。我
的脸怎么被画成了一个牛魔王的样子?巨大的鼻孔还在冒气!难道是魏薇画的?可我记
得她已经金盆洗手好几年了。我打电话给魏薇,她的反应确实证明她对此全然不知。我
洗干净脸,回到卧室,坐在床边思量许久,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也许是昨天睡得太晚,睡过一夜,满身的疲惫还是没有散。我来到饭厅,一
边嚼着面包,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看微信。神龙大侠昨天晚上发给我的短信又映入眼
帘。这么说来,他应该是知道我躲在楼梯上偷看,所以发了这条信息。
         我回想起昨晚拿着包裹回家就睡了,但不记得把包裹放在床头柜上还是书桌
上。再找找,却哪里都找不到包裹。
         细细想来,除了发生灵异事件,唯一的可能是一楼的怪人昨晚进到我家,拿
走包裹还画花我的脸?他是怎么进来的呢?对,翻窗户。这是他的强项。
         不过,都还只是我的猜测。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哎,还是晚了一步。陈
嘉年说得对,我们总是等到出了事才想到补救。事先做好准备太重要了。
         当然,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花了一整个上午把门窗报警器,红外线报警
器和针孔摄像头装好;辣椒喷雾器、电击枪、强光手电筒、警报器也都一一放到包里。
时间不够,我就把说明书带在身上,坐公交车的时候拿出来学习。
         夜里踏上青石街的石板路时,我已成竹在胸。我特意把包的拉链敞开着挂在
肩上,一只手伸进包里,又熟悉了一遍各种防身武器在包里的位置。我一边走着,一边
仔细的留意周围的动静,暂时一切都正常。
         来到桑树下,眼前的美景还是如昨日一般迷人。桑树茂密而低矮的枝叶挡住
了一切企图刺探进去的光线。树下黑暗又深邃,仿佛一个独立的小宇宙。而这小宇宙里
,少不了流萤飞火,似静谧的熠熠繁星,也似热情的舞火表演。
         就拍一张照片,不会有什么危险。我说服了自己,高兴的拿出手机来。第一
张,闪光灯太亮,拍到的是无数虫子,像是恐怖片的剧照。第二张,不用闪光灯,一片
昏暗模糊,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再试试录像。居然效果极其的好,既能看清我的脸,也
能拍到一点一点的荧光。
         我把手机慢慢的靠近一只停在草丛上的萤火虫,它没有逃走,好像一点也不
害怕,肚子一亮一暗,像是在玩开灯关灯的游戏。这只小虫终于飞起来,我的手机跟着
它划过人行道的上空……萤火虫飞走了,我的手机却定格在人行道上空中央。
         前方站着一个小混混,准确的说,是那天那个小混混,手里还是拿着一把水
果刀,多半也是同一把水果刀。他大喊了同样的一句话:“把包交出来!”
         我拿着手机的手继续拍着,另一只手慢慢伸进包里,摸到辣椒喷雾器,用拇
指拨开保险开关,食指放在按钮上,准备着拍下今天我单手制服匪徒的壮举。
         为了让辣椒水的效果更好,我慢慢的向匪徒走近了两步。正等着他说下一句
“要钱还是要命”之类的,那个小混混就已倒在了地上。
         他身后还是那个黑影,满脸长长的棕黑色的毛。这次,我的手机全都拍下来
了。
         可是,这次黑影并没有跑。他站在那里,黑色的大眼睛盯着我的手机,然后
又看了看我。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有节奏。我猜到他要抢我的手机,不过我已经有了应
对之策。这时,那个黑影倏地扑过来。我早已计划好放弃手机,使用辣椒喷雾器才是重
点。见黑影扑过来,我抛起手机,另一只手迅速从包里拿出辣椒水……说时迟,那时快
,我只觉手臂一阵刺痛,握着辣椒喷雾器的手还没来得及从包里出来,包的拉链就被黑
影狠狠拉上,拉链把我的手臂也一起夹住了。我一声大叫,也顾不得周围的情况,另一
只手赶紧帮忙把拉链拉开,手臂上鲜红的血立刻渗出来。
         我抬起头,这才注意到前方那个长着长毛的家伙拿着我的手机。他看着我,
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跑走了。
         这时,躺在地上的小混混动了动胳膊,哼唧哼唧的抬起头。我冲上前去,对
准他的眼睛按下辣椒喷雾器,辣得他吱哇大叫。我又拿出电击枪杵在他背上,又是一阵
乱叫。最后,我拿出报警钥匙扣,拔下套子,钥匙扣开始发出刺耳的警报声。躺在地上
的小混混还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我所有的招数都已经用完了,于是把报警钥匙扣
扔在地上,飞快地跑回了家。
         回到家,我马上找魏薇借了手机打电话报警。
         第二天清早,我又打电话去青石街派出所询问。跟上次一样,民警说昨晚去
了青石小区外巡逻,没有看见脸上长毛的动物,也没有看见倒在地上的匪徒。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32.]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