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44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悼念继父,献给妈妈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mrmoon] , 2002年12月10日19:13:42
mrmoo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mrmoon (孔方兄:竹叶青!), 信区: Prose
标  题: 悼念继父,献给妈妈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Tue Dec 10 19:52:11 2002), 转信

上个礼拜天,给家里打电话,妈妈告诉我卧床已经半年多的继父在礼拜四凌晨过世了。
在那两天前我刚刚打过电话询问情况,其时他已经不能正常吞咽,全身的褥疮也因为
长期卧床并再生能力衰竭而蔓延不治。妈妈一个劲地嘱咐我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在一
边的二姨也连声说不许着急,好像我不听这几句嘱咐随时都会大哭。实际上我不会的。

9月份回了次国,看73岁抱病的父亲,看1岁半寄养的女儿。继父曾是军人,参加过抗
美援朝战争。他曾经非常的壮实。记得我七八岁的时候,他把一个大核桃放在炕沿上,
一拳就可以打开,不用锤子。60多岁的年纪,仍然能够抗了煤气罐上四楼。而这次,
当我推开病房的门,我看到的是一个枯瘦的老人,皮肤松松地搭在骨架上,声音很哑
的,抓着我的手只是要哭。我回美以后,他的情况愈发不好,渐渐的需要24小时看护,
同时要两个人在旁边。每次跟妈妈在电话里交谈,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好,我也天生
不是会说话的人。

现在也许对所有人都是解脱。那些哥哥姐姐可以安心工作了,妈妈也可以不必每天早
晨6点出门去医院,晚上八九点才回来。老人现在天国,至少不再痛苦。而我,我所有
的悲伤都是为了妈妈。“命苦”这两个字用在妈妈身上一点也不过分做作。象
妈妈这样要强的人,人前人后都是那一个利落干练的样子,我一直相信,如果她能够
拥有更普通的生活,她会实现她更多的梦想。虽然她从来没有给我讲过过去的事情,
我过去的几十年里琐碎的记忆,已经能够告诉我很多。

我3岁多,妹妹两岁的时候,生父病逝。妈妈和同事,牵一个,抱一个,凄风苦雨地
办了丧事。有很长时间,家里是姥姥,妈妈,妹妹和我。没有一个男性。这样的生活,
你想它有多难,就有多难。报纸杂志上,一谈到做母亲的挑着生活的重担的时候,总
会提到十几年没添过一件新衣服之类的话。人们一定都看厌了。可是这是多么逼真的
图像,在我眼里和心里。一旦这是你深刻体会的东西,它再平常,再被重复,还是有
它自身的分量,沉沉的压在你心里。然而,每个春节,姥姥和妈妈都给我们姊妹俩准
备新衣服。当然是由妈妈自己做。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有一种平布,颜色叫做“翠蓝”
的,是我们常见的衣料,便宜,耐洗,耐脏,正适合小孩。除夕的晚上,鞭炮看过了,
糖块都装在盘子里了,她们把新衣服套在我们的棉衣上,压在第二层被子下面。等我们
转天起来,热乎乎的穿上。

小时候的我是不知道辛苦二字为何物的。想必日子实在太不容易,妈妈和姥姥才终于
决定给我们找个新爸爸。我想,那时侯我是6,7岁的样子吧。我不认为那时候的人们
结婚或二婚奢谈什么感情,他们只是认为,只要脾气好就行。就我个人来讲,随便一
个脾气好的人,让我和他过上20年,百分百是不可能的。上一辈人对长辈对晚辈的责
任心和奉献心,是我们所不能体会的。

(太长了,要写的真多,我看还是再开一篇吧,也让自己缓一缓)


--
快让我哭,快让我笑吧
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36.142.]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