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7036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年年岁岁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nonchalant] , 2002年10月03日20:35:55
nonchalan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nonchalant (rudai), 信区: Prose
标  题: 年年岁岁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Thu Oct  3 20:35:55 2002) WWW-POST

      又一个十二月三十一日。小依的信从温暖遥远的南半球如期而至,照片上的她穿着
T恤仔裤,半躺在草地上,两眼漫不经心地斜看着,是那副刻在如黛心里的模样,一点也
没变。这是她们相识后的第四个新年了,只是这一次她们无法在一起庆祝这快乐或不快乐
的日子了。

      认识小依是在大二,她们被排在一个宿舍,且是上下铺,共享一张书桌。两个人是
宿舍出名的夜猫子,晚上熄灯早,她们的熟烙也是从熄灯后一起凑在她的应急灯下继续看
书、听音乐开始的。饿了,常会泡一包方便面两个人吃。早上若没课,小依好睡懒觉,如
黛晨跑后会买两份早饭回去,敲着饭盆催她起床。小依就会从床帘后露出脸来,嘴里喊着
,"幸福死了,幸福死了。"

      那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班级组织联欢会,一班人围坐成圈,大声地嗑着瓜子
,哄着一个又一个上台出节目。她最烦这种场面,不由得皱起眉,屋里的空气让她要窒息
,可又不好退出,怕反而暴露了自己,让那帮无聊男生哄上台去,心里不觉有气。这时旁
边伸过来一只手,握住她的,她心一跳,见是小依,嘴边浮起一个虚弱的笑。  小依在她
耳边说,"你皱着眉真难看死了。 跟我来吧。" 不由分说地,她拉起如黛,猫着腰到班长
身边,告假说她们要上一号。两个人竟轻轻巧巧地出了门。小依见她仍是闷闷的,就说要
带她去一个地方,但怕她不敢去。如黛觉得到哪儿都比刚才那场面强多了,一口答应下来
。竟是个医学院。她的手被牵着一直到一个实验室门口才停下来,推开虚掩的门,里面的
人三五成群地围着一张张台子。小依蹑手蹑脚地先进去,朝人缝里瞧,然后一脸的眉开眼
笑。她招手叫仍立在门口的如黛进去。她终于看清:他们在上人体解剖课。那刻的惊心与
才刚班上联欢会的沉闷形成的反差冲撞着她,她感到心跳得厉害,又怕又想看个清楚,不
由地攥紧小依的手。在回去的路上,她一改两人在一起时她总是听小依说话的习惯,兴奋
地描述所看到的一幕幕,尽管小依比她看得更仔细。她将刚经历的视为与死者的交流,而
此刻与小依的手握着,一股生的激昂情绪把她的心胀得满满的,这样的感受是她十九年的
生命中的第一次。

      她有个男朋友,是中学时的同学,在老家读书,定期写信过来,大三她过生日时,
还特地来看她。那晚她很迟才回宿舍,屋里早就熄灯了。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她见小依的
床帘半掩着,小依靠在床上一口一口地喝着啤酒,而地上的两个酒瓶已空了。 她怯怯地
伸手过去,手却被一把抓住, 然后感觉一双柔软的唇印在她的掌心,她如触电般跳起身
来,拔出她的手。那夜她躺在床上,睁着眼到天亮。

      她们仍要好着,尽管她已明显地意识到有种异样的感情已在她们之间升起,她却不
愿去想,不愿去问,唯恐是错。两人毫无顾忌地在一起,似乎她在家乡痴心的男孩成了她
最好的幌子和防卫,却是用来对旁人的,无法用在小依身上。每每宿舍里的人拿他来开她
玩笑时,她也会附和几声,眼却望着小依。

      大三的十二月三十一日,也正是那男孩子的生日,她找不到理由不回去。小依陪她
去买车票,送她上火车。车开前,把一张卡交到如黛手里,叮嘱她等车开了再看。可等她
刚转身离开,如黛就忍不住打开卡,然后跌坐在位上:卡的左半边写满了"如黛",右半边
写满了"我爱你",中间留出的空白恰是一颗心的形状。泪从她心底涌出,铺天盖地而来。
无数的往事在她心里回闪,她终于明白她想要。抓起已放在行李架上的包,她飞奔下火车
去追小依。眼看着小依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反而镇定下来,原来幸福不过如此,唾
手可得。

      她很快就向那男孩提出分手,因为无法给他真正的理由,心里总是愧疚,偏偏那男
孩不死心,信一封封地写来,见不奏效,又从家乡赶来。见了面,任凭他问得再急,逼得
再紧,她都只有一句:不为什么,就是不想继续了。可看在眼里,心仍有些痛的。回到宿
舍,整个人灰灰的,小依也不问她什么,继续看她手里的书。她却终于忍不住痛哭出来,
小依一把将她搂入怀里。

      到了大四,大家都开始忙着找工作了。 她父母身体不好, 身为家里唯一的孩子,
她是一定要回去的。小依的父亲在商界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两年前有了外遇和她母亲离
了婚,小依判给了她母亲。算是作为对她们母女的补偿,他父亲出钱要让小依一毕业就到
新西兰去读书。那年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她们又从班上闹哄哄又略带离别感伤的聚会上出
逃。这也许也会是她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新年吧。那一夜她们在外面走了一夜,那也是小
依第一次对她谈起她的家事,谈起她对她父亲的爱和恨, 谈起她将要去的远方。 在微弱
凄清的星光下, 她看见小依眼里有泪。 这条路,她不愿有尽头。

      临毕业的那段日子,是一片模糊的悲哀,却清楚不过地记得每一天晚上躺在床上,
意识到日子又少了一天时那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她不敢相信那会是真的。

      后来她回到家乡,在一个中学教书。不少人都为她惋惜,觉得她完全可以找到好得
多的工作。她却一点也不在意,怎么过还不是一生呢,不可能更好,也不可能更坏了。

      她的指尖划过照片上小依的脸,那是她不愿醒来的梦。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206.149.]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