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01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思绪的碎片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iminusc] , 2002年09月21日15:07:38
iminusc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iminusc (newdriver), 信区: Prose
标  题: 思绪的碎片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at Sep 21 15:07:38 2002) WWW-POST

这两年来的一些有感而发,没有时间和精力敷衍成文,所以只能是一些碎片了。

我在地图上寻找着一个个的城市。每个生活着我的朋友,生长过我们的友谊的地方都令人
怀念。 每个朋友都铭记着过去的一段时光,我们曾相互扶持,独自跟从,让那些城市不
再寒冷不再陌生。生活把我们分开,天各一方,然而记忆里还留着相思的诗行。
喜欢走长长的路去看朋友,然后独自回来,带着淡淡的温暖。


学校后面的草地上开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花,我只认识那黄黄的野菊花,她们让我想起两首
歌,一首是崔健的:我看见了野菊花,我想起了我的家。另一首是我的小友亭亭教我的:
路边开放野菊花,飞来一只小乌鸦。真的,只有这漫山遍野,星星点点的花儿才能让人想
起田野,炊烟,家园和童年。也只有清新质朴的野菊花能和天真的小乌鸦在一起而毫不做
作,倘若是百合花就有些不伦不类,玫瑰花似乎更不像话。世上还有多少事物象野菊花一
样简单而美好?

我喜欢在松林里漫步,闻那松脂和青草混合的清香。松林里总是那么安静,不象别的树,
这个季节总有很多吵吵闹闹的飞虫。以前有个女孩对我说,如果能变成一棵树,她愿意长
在九寨沟的水边,我是坚定不移地要变成一棵松树,长在哪儿倒不要紧。还有什么树能象
松树这样四季常青,无花而香,德才兼备,品貌俱全?顾城在他的“墓床”中说:我知道
永逝降临并不悲伤,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我想就这么长在学校后面这片松林里吧,这
里不仅安放着诗人的愿望,更有母亲的名字。

 
没有读过凯鲁阿克的<<在路上>>,但我喜欢这个书名。 很喜欢一幅画:凄迷的黄昏,一
个风尘扑扑的小女孩坐在铁轨上,身旁是破旧的行囊,她一手抱着只玩具熊,一手托腮望
着远方。刚见到它时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个题目:在路上。“我们生活在漫漫寒夜,人生
好比长途旅行”,总在路上的人生,无法选择起点,无法预料终点,更不知道一路上会遇
到什么样的旅伴和风景。想起我的青春岁月,不是在路上就是准备出发,和多少风景擦肩
而过,又和多少人相忘于江湖。不知我走到终点的时候能不能象维特根斯坦一样说:我度
过了美好的一生。

 
维特根斯坦一辈子没有家庭,物质生活也极其简单,学生和朋友去看他,只能坐在地上,
然而临死时他说:告诉他们,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巴巴拉麦克林托克因发现了玉米中的
转座子基因而获诺贝尔奖,她从未结婚,一生都致力于遗传学研究,她说:我能听到玉米
生长的声音。 她的传记就叫“对生命的情感”。我是个俗人,不想放弃世俗生活的一切
乐趣,无法象他们一样对工作倾注完全的感情,但我喜欢他们,他们是幸福的,从智力工
作中得到了无上的快乐和满足,这是多么美好的事。王小波有一篇文章叫“思维的乐趣”
,谈到思想和智慧给人的幸福之感。我想每个人可能天生都能感受这种幸福,但这种感受
能力在后天被愚昧,偏见,不恰当的教育,不健全的文化和社会等等损害了。一个人的精
神生活是他和上帝之间的秘密。那些始终保有这种能力并且感受到这种幸福的人一定是受
到了上帝的青睐。

 

文字缘同骨肉深。有些文字能让人心里温暖,觉得自己不那么孤单,读一个人的文字能产
生 亲人一样的感情,这是这尘世上让我惊异的一件事。常常为作者说出了自己想说又无
法说出的话而感动,因为一些人的存在和工作,我感到这个世界多了几分可爱,更值得留
恋。

 

曾被两句诗深深感动:只要你要,只要我有。这是爱情的最高境界,也是友谊的最高境界
,却是母爱最容易做到的。
爱人可以更换,朋友可以有很多,只有母亲是唯一的。 没有爱人是寂寞的,没有母亲则
是孤独的,寂寞可以派遣,孤独却始终深藏在心底。
世上颠扑不破的真理至少有这么两条:从来没有救世主,世上只有妈妈好。其他的一切都
是“得之者幸,不得者命” 。
当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以后,我对一切都不那么执着了。

从小就羡慕那些有爷爷奶奶或姥姥姥爷的小孩子,羡慕他们从父母之外得到的双倍宠爱,
那是不同于父母的爱,比父母更没有理智不讲原则。一个人生命中需要亲人关爱的目光,
需要那种无条件的疼爱,那是你强大的依托和永远的牵念。一代人与一代人之间的感情纽
带是时间长河中的桥梁,连接着过去的时光。 所以亲人的死亡会造成最大的创伤,你生
命的一部份也随之死亡了。

 
看电影<<蝇王>>,震惊于编剧的犀利和无情,把人性中与生俱来的丑恶通过孩子展示给人
们。一群小男孩流落到一个荒岛上,开始他们团结协作,一起找食物,搭帐篷,生起一堆
火作信号,等待救援,然而很快地他们陷入了纷争,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强壮而野蛮,开
始欺负其他人,另一部分孩子出于恐惧,纷纷加入他们,最后只剩下两个孩子和那个强大
的团体对抗。 孩子们自动遵循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由于一个臆想的monster,孩子们
变得野蛮而残忍,开始杀自己的小伙伴。结尾,当所有的孩子手持自制的长矛追杀那最后
一个叛逆者却在岸边看到了来救援的士兵时,他们脸上的表情让每个看影片的人难忘。
儿童的世界并不象我们想得那样纯真美好,成人的残忍自私他们都有,而且表现得更坦率
和直接,而人性中的善与美更需要理性的扶持才能生长。

 
林昭是我最敬佩的中国女性。她让我想起了两句诗:以火为父,以土为母,青瓷,你这品
质高贵的江南女子。生长于苏州的林昭,不正是这么一个品质高贵的江南女子么?
曾经以为北方人多豪侠坚强,南方人多柔弱委婉,见得多了以后才知道不然,从容温和并
不表示软弱,山灵水秀中更能蕴育出一种坚定。林徽因说:“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
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地坚强。” 这样的温柔,世上还有多少?这样的江南女子,又
怎不让人向往?

 
近来美国的总统大选遇到了从未遇到的问题,居然迟迟选不出总统来,报纸,电视里很多
节目开始拿这件事开涮,讽刺挖苦候选人和选举制度。在一个开放民主的社会里,这是很
正常的。然而令我恶心的是我们自己的媒体,也在嘲笑美国的选举制度,甚至进一步暗示
美国的民主如何虚伪,而且显得过份地兴致勃勃,幸灾乐祸。是呀,中国绝不会有这情况
,我们对选举太陌生了,领导从哪儿来的干了些什么我们一概无权过问。我想问:你们没
有脑子吗?选不出总统,只是程序上的故障,可谓老办法遇到新问题,再怎样也是全民在
选举,而我们这些连选举自己学生会干部的权力都没有的大国寡民们,有什么资格嘲笑人
家?

 
80年代是我的小学和中学时代,青春还没有开始,然而那个时代的流风余韵至今让我怀念
。那是充满了诗与火,充满了青春的激情与冲动,心灵最自由,思想最活跃的年代。在我
的记忆里,80年代结束于一次诗会。上中学时,我住的城市经常举办诗会,那年月文学大
行其道,到处是文学青年。我参加过几次这样的诗会,大家在文化馆一类的地方找间屋子
,朗诵自己或别人写的诗,有些茶水之类,具体什么我都忘了,唯独最后一次印象深刻。
有个圆脸矮个儿的姑娘念了一首长诗,诗中把中国比喻成缠了小脚的老外婆,在现代化的
路上跑不快,引起了满堂喝采。最后一句是:中国,你的脚太小,太小。我现在还记得那
姑娘念这一句时声泪俱下的样子。诗会之后不久就是那个不安的春天和残酷的六月,从此
一切都变了。多年后我偶而想起那次诗会,总会想起那个姑娘,还有其他人,他们是我的
大哥哥大姐姐,我曾对他们的青春充满了向往,虽然他们从来不曾注意过我。今天他们已
经人近中年了,不知现在过得好不好,还会不会想起那次诗会和那些纯洁的理想?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9.252.]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