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26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飞行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dongzi] , 2002年09月01日15:07:33
dongz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dongzi (冬子), 信区: Prose
标  题: 飞行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Sun Sep  1 15:12:42 2002) WWW-POST

(本来昨晚上贴出来过的,被一个朋友知道偶账号密码的捣乱了一下,害得当时
把撤了下去,再贴了)
                        飞行
 

飞行是一件事情,而生活是另一件事情。
                            -------题记

(一)
 
  春天了,我住的地方是一个山谷,很少人家。每个周末的早上我都起的很迟,
阳光总是早早地从百叶窗的罅隙里透进来,在墙壁上刻下千奇百怪的图案。每一次
我自己醒来的时候都要困难的辨别很久自己身在何处。
  那个春天是我第一段工作的日子,lay off总是最经常的词汇。有时候想起来我
觉得心里很慌,有时候却又麻木不仁:那是别人的决定,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已
经习惯了本能的把自己放在一个局外人的位置,也就习惯了随随便便的生活态度。
  天气好的周末我会给自己端一杯咖啡,在屋外的草坪上看书,远处有松鼠和明媚的
阳光,这种日子你都没有办法不让自己开心起来,尽管你不知道为什么。
  木耳曾经来看过我,开着从我这儿买去的那辆车子。然后就又留给了我。77年的
奔驰,去年我2000块买了下来,我那时候正在自费。也正在和H在一起
  和H在一起的日子,我不知道我自己正在做什么,这是及其危险的钢丝上的游戏,每
一天她的丈夫上班之后,我开车十五分钟带她去上个java的速成班,陪她上课,然后
带她回来。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她在丈夫没有回来的夜晚给我电话,会说上很久,
也会在电话里哭泣。我自己觉得难受。
  有一次她曾经哭着告诉我她给她大学里最好的老师打过电话老师只是让她为了绿卡再
挺两年。
   然后呢?
   然后你就有了身份,怎样就都可以了。
   什么叫做怎样又可以了,你给我一个解释啊。是在这儿陪着这个比我大十五岁的丈夫

每一次作爱的时候就想象着是你;还是回到那个没个人都再给我献殷勤的中餐馆里
继续打一辈子的工?你说啊。
   我不知道,我心里觉得忽忽悠悠的。我知道她其实没有一样会活下去的,象所有的中
国人,韧性与忍受委屈的能力在这个地方永远是最有用的生活方式,我也清楚她其实在柔
弱的外表下远比我复杂的心思。可是我总是禁不住自己帮助她的愿望。就像有时候开车带
她回来的路上,心情糟糕的时候我总是想起一句话I'm fucked up.
  我一直没有碰过她。
  我知道也许我们极短的相爱过,可是在这个扭曲了我也扭曲了她的国度里,我无法相信
自己
的爱情是否还是真实的忠于内心的召唤,就像我无法想象如果此刻造物将我们转换在北京

某条街头,也许我们会在盛夏的骄阳里,在同一个车站相对而视,无论如何,我很难想象
我会在那一个城市里爱上那个我连校名都没有听说过的大专的比我大三岁的北京女人
  后来的夏天仅仅因为一次无谓的争执她再也不要我来接送。然后她就从我的生活里消失
了,
我再也没有去打听她的任何消息。我也不愿意去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争执只是借口,也许

她那时候的眼神里我可以得到许多之外的暗示,也许在她在我怀里痛哭的时候我曾经又过
那么
强烈的跟这个比我大了三岁的女人结婚的渴望。无论如何,这些随着她的消失无声无息的
从我的生活里就这样消失了。就像那些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年轻的或者不在年轻的匆促的愿
望,
在时间里,最后都无声无息的流去。




(二)
工作之前的那年冬天  我回去了一趟

  校园还是这般安静,建筑只是皮肤,喧嚣不会改变一百年的沉淀与风骨。晨
课了,远望着人群在古老的校园里来去,那些青春的涌动象流云一样,渐渐的
又忽然的,那么远了。

恍惚中回响起大四那一年秋天,开学的日子,我在路上猝不及防遭遇
的那一声银铃一般的问候:同学,请问到化学系怎么走?
那是秋天  漫天的杨树的叶子正从我们的头顶大雨一样的盘旋而落的秋天
明媚的阳光正从风的协奏曲中跳动着落在我的肩上的秋天  那时候我真的很想对她说
你必须承认  这就是诗歌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迷路太久的的孩子。

我想起了我以及所有的年轻的日子曾经的曾经的无边无际的笑声,象一股
清新的风一样穿过我的生活。

我想起了一个名字,想起了我初恋的姑娘,想起了她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笑着的
样子,我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和爱情。我清清楚楚的记起了那一刻我们的誓言
槐花正在悄悄的却又那么铺张的在我们头上布置一个春天。灿灿烂烂的
花儿开着,满眼的眩目的在早春的空气里微笑着,让我流泪的甜蜜的日子

记忆的远端与我的镜头慢慢的漫漶  阳光直射下来  我只能感到巨大的眩晕

而这样的流年里  随水而去的一张张笑脸  逝去的  我又如何抓住你的衣襟




(三)
这个冬天我在北京住了很久  和我的清华的哥们大杨一起呆着  读大学的那些年月一
直在这座城市来来去去  我习惯怀想中的北京  习惯一个鲍家街43号乐队的歌声:那
个伴着压路机的声音,伴着午夜的钟声,忽然间很疲惫又很温柔的歌声里,晚安的北京
 
尽管想中国所有的城市  它已经蜕化为一个完全的欲望的载体  就像每逢夜幕我们总去的
那个叫solution的吧  我不是特别喜欢这样的地方  可是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放荡

  造物时时的恶作剧一般扣响你的记忆之门  忽然的在solution的某一个夜晚  它会让一
个与
你的初恋如此相似的女孩子面对面的坐着  安安静静的倾听浮荡的醉中的你如何通诉这些
年在尘间
的的漂流  用这个小姑娘对你的信任 兴趣和倾听突如其来的锁住你漂浮的心

我至今依然没有在自己的好友名单上添上C  大杨偶尔在水母上碰见我的时候不经意里谈
起C的
时候  我竟然会听见自己的心跳
她是一个远远近近无法驱离的诱惑  让我想起很多年轻与纯美的日子  那是遐想中的黎明

永远无法描述的颜色  我只是沉默  更多的时候我知道那是一个梦想  一触即碎 于是我
选择
沉默  选择离开

  当我还在当年的学校里跟木耳做roomate的时候  木耳每次喝醉的时候总是跟我说  我

总需要以感情为代价加速成熟  当你成熟的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感情的时候  你发现你已经

远失去了爱的能力  于是你就彻底的完蛋了而象我们这一般弃家去国  万里迢迢到这片大

上来的穷学生们的生活中  能指望的本来就只剩了一个爱情  可是最后你发现你已经完蛋

没有什么感情会让你真的在意了  你还能有什么指望  于是你真的shit掉了

  醉里不知身是客 

  而你已经无法再有机会回答初恋  在我的生活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位置

  青春在最远处开始  曾在我们的手心里刻下那么凄清的时光  一晃眼  我们
就都被带出去那么远了 

  可是我依然无法定义昨天  它是就在门外的客人  以一个说不清是进来还是
出去的姿势迟疑的停驻着 
  于是  我就只剩了凝望  我总是迷惘  不知了那么我的下一个动作该是一次
又一次的相逢还是送别


(四)

  暮色里我所住的山谷总是可怕的安静,仿佛万物都死尽了,没有人声也没有车流,
只有疲倦的自己,这个时候我就只是觉得自己永远在人心里流浪,我总是不能抑制的
去想在这一世的尽头究竟是什么在等候着我们。

  我此刻正和一个在city里读书的日本艺术家约会和偶尔同居
 
  这时候我就下意识的想起我和那个日本艺术家在一起的夜晚,我们在我那一间
狭小的阁楼上短暂的生活,头顶上是巨大的窗户,斜望出去可以看到蓝天,当情欲的海洋
一阵又一阵把我们淹没的时候,我什么都不会去想,我只是觉得自己象一条在波涛
与大雨中颠簸复又躁动的孤舟,蓝天是那样的遥远。是的,我们的生活恰如其分的
就像此刻,海水象欲望一般的无边无际也无声无息触手可及,而天空与飞翔以及梦
想在仰望中又是那样的高远与寒冷。你又如何可能在这样简单的选择中求一个复杂的
绝望?而当后来我已经习惯于用身体思考,一切都麻木简单下来的时候,我所剩下的
就是欲望。
  我们在一起躺着的时候,有时候,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夜空,星光明澈而神圣,
几乎每一次我都下意识的想起星帐之上的慈父一样的上帝
  而无论如何,星空永远离我遥不可及。

  偶尔,我会想起一个笔友,多年以前碰到过的一个单亲的女孩子,她和妈妈住在西昌,
她告诉我,那儿的星星又大又亮,明亮的你总要担心她会掉下来。她和妈妈都会在
半夜里起来看星星,妈妈总是看得那么出神。
我喜欢安安静静的听她说话  她永远都在星光里生活着,纯粹的一直到如今我都无法仔细
回忆。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那么随波逐流那么无助与孤独

  我想木耳一次次的狂歌与痛骂都是对的  没有人可以告诉你如何在这个浊浊尘世高来高
去不
染纤尘。你也无须思考:这样的暗夜里,我不知道我所想起那些在生命的长河中倏忽来去
的细
节究竟是不是真实的生活。我所想能起的笑容究竟是不是真的在我的生命里存在过。我所
能想起
的人是不是在时光的流散里已经只是自己执着的定格。于是你唯一可以抓紧的就是用真实
这个理
由来原谅自己,沉入欲望与无望的生活。

时间是吞噬我的河流 而我正是这条河流

(六)

  很长一段时间里 关于飞行的幻觉一直困扰着我

  这年夏天,我不停的失眠,
当梦想在我的怀中沉沉睡去的时候  我会无端的一次又一次醒来  仰望着无边无际的星空

起这样的星空下的那一端  这儿和我们的大陆隔着12个时差  隔着一个大洋  隔着两颗曾
经因
相爱而怀疑 因怀疑而分离的的心 

  那一边该是正午  无遮无拦的七月  阳光直射下的北京 

  其实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夜去了  太阳来了  那有什么关系呢? 太阳只是一
颗晓星  我们其实依然在星空之下   关于光与黑暗这个最大的寓言  我们已
经在其中沉睡的太久了  就像相爱与分离  在极致都只是传说  除非分离  剩
下的  在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的重复中  多是谎言

  在人心里的流浪 更多的时候除了逃避  还是逃避

   当很多年都过去了的时候  我知道我自己依然会想起这个镜头
恋人相依在窗前许下誓言:
谁都知道 我们会在春天结婚




--
※ 修改:·dongzi 於 Sep  1 15:12:42 修改本文·[FROM: 129.49.]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9.49.]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