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93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随便聊开去 Re: 梁羽生笔下的两个女子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vetsch] , 2002年08月13日21:15:30
vetsch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vetsch (胡不斐), 信区: Prose
标  题: 随便聊开去  Re: 梁羽生笔下的两个女子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Tue Aug 13 21:24:37 2002), 转信

其实也不算反对啦,看完这篇文章还是感觉与我心有那么一点戚
戚的。只是忽然同时想起来另外一个话题,就借这个题目随便聊
两句。这两本书是在我初中时候看的,当时正处在心理、生理上
的反叛期,对武侠小说中所有的“亦正亦邪”人物(令人兴奋的是
偏偏武功又相当高强)统统有强烈的好感;对妨碍这些人的爱情
生活的正派人物则抱有比他们的情敌本人还更加强烈的厌恶。总
而言之一句话,老梁书里难得出现的性格人物:金世遗和厉胜男
就这么刚刚好地掉在我枪口上,跟我狠狠地共鸣上了。所以今天
再看到这个评论,确实是非常有亲切感的。

但想到的另外一个话题确是关于文学的。鄙人在人文区混来混去,
对有一个话题比较感冒,就是什么是真正的纯文学,以及纯文学
到底有什么意义?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所谓“王好战,请以战喻之”,
打个比方说吧,通俗文学呢就是版上各位家庭主妇平时做的家常
菜,能吃,也好吃;纯文学呢,就是酒店里大厨做的菜点了,要
雕要刻,还要听响,吃不吃的倒是其次了。换句话说,通俗文学
的任务是满足人们一些相当基本的、浅层的需要,并不断地在同
一个地方反复刺激,比如生死、比如失恋,比如发财和性交。而
纯文学则不然,相反“重复”是它最为忌讳的东西--那简直毫无
价值(大家都知道那句老话:第一个把女人比作花朵的人是天才,
第二个这么比喻的就是笨蛋了),它永远期待新鲜的视角和手法,
它一往无前毫不犹豫地希望带领人类进入前人所从未曾到达的境
地。这样的努力有时候是如此的决绝和精细,以至于连人类一些
基本的刺激都忽略了。不要告诉我你第一遍读《尤利西斯》时就
入了迷,也不要告诉我你小学就开始津津有味地看《追忆似水年
华》了,而我也完全相信现在有人看《红楼梦》还是要睡着的。

老天作证我并没有看不起通俗文学的意思。诚然我自己是爱好、
或者说欣赏真正的纯文学的,所谓“力不能及,心向往之”;但我
一直固执地以为,通俗文学有它非常伟大的意义,因为我们自己
也是从那里经过来的啊。就比如金世遗和厉胜男,那个在污泥井
里差点送命的鸠摩智(又便宜了姓段那个面人)还有那个抱着陈
玄风尸身痛哭不已,最后又在恩师怀里安详死去的梅超风,我还
记得她的名字叫“若华”的。虽然这一切的一切已经无法再感动我,
(不好意思,借田壮壮的话说:感动我?那不可能吧。),但我
永远会记得少年时被感动的那一刻。

最后再冒着满版家庭主妇的鸡蛋西红柿攻击的危险说一句:虽然
我从没有兴趣看过一屏幕,不,半屏,的什么《兵器》,但既然
它感动了你们,那就值得了。至于版面的争吵,唯一的解决方案
就是让人们分开一个纯文学版,因为本版“原创文学”的概念有些
模糊,好象是什么都包括的样子。

让通俗的通俗去,让纯粹的纯粹去吧。

【 在 flueflue (秋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1. 老大不能收拾得,与君开似好男儿
: 关于 <云海玉弓缘> 厉胜男
: 读梁羽生的<冰川天女传>远在一切小说之前,所以武侠一类,也与三国演义水浒传一般成
: 了启蒙的东西。对梁的作品,印象一直不太好,情节的平庸,重复,语言的老套,琐碎,
: 看多了就有了障碍。虽然如此,冰川天女传中的那个小乞丐,也就是后来的金世遗,却一
: 直躺在记忆深处,关于他的命运,一直以谜团的方式存在,直到十多年后,在南京炎炎夏
: 日的某个夜晚,他的命运才得以继续演绎,而那个时候,我对梁的小说,开始改变原先的
: 看法。
: 历胜男的存在,仅仅只限于<云海玉弓缘>,一见这个名字,便可知道她是女儿身。她与冰
: 川上九死一生的金世遗在这本书里有一段非常奇怪的情感纠葛,而金世遗无疑是梁羽生喜
: 欢的人物,他的传奇故事,延绵了好几本书。然而在<云海玉弓缘>这本书中,无论是公认
: 的天下第一高手天山派掌门唐晓澜,还是一生传奇正邪合一的金世遗本人,或者集一切女
: 性优点美貌智慧善良于一身的邙山派掌门谷之华,在历胜男面前,都是配角。
: 梁羽生写厉胜男这个人物,或多或少有些复杂的心态。从梁所有武侠的脉络来看,他看重
: 两类人,一类是身怀绝技高举民族大义的战士,比如<白发魔女传>中辅佐熊廷的岳呜珂,
: 另一类是武艺高强行侠仗义的侠客,比如<萍踪侠影录>里的张丹枫;他看轻两类人,一类
: 是出生官宦但行事中庸的名门子弟,比如<白发魔女传>里的卓一航,另一类是武功卓绝却
: 置身世外的高人,比如<联剑风云录>里的霍天都。不过,厉胜男显然更加特别。如果说家
: 世,她一家几乎都被邪派高手孟神通杀害,自己是遗腹女,母亲失望中才给她起名厉胜男
: ;如果说师承,她家祖先三百年前正是武林大魔头乔北溟的弟子,而她自己日后修练的也
: 是乔北溟留下的武功秘籍。梁羽生在书中不止一次指称厉胜男为魔女。那么先看一看,这
: 个女子到底做了哪些事情。
: 可以想象,厉胜男是在怎样的一个环境里长大,师仇家恨,母亲对她女儿身的失望,使她
: 成为一个十分好强的人。她闯荡江湖的目的也很简单,修练上等武功,杀孟神通报仇,这
: 是她初见金世遗时便说的话。但是她还有些没有说出的话,一是她要给厉家光耀门楣,二
: 是她爱金世遗,爱得如痴如醉忘乎所以。这后面两条都不符合梁羽生的主线条,所以,梁
: 羽生虽然创造了厉胜男,并且安排了她一生的命运,但在梁的眼里,厉胜男始终是个魔女
: ,充其量只是个有感情的魔女,比梁心中的完美女性谷之华要差了许多。就是这样一个魔
: 女,在<云海玉弓缘>里却非常奇怪地没有做什么坏事,她要杀大恶人孟神通报仇,客观上
: 反而帮了武林正道许多忙。唯一一次下狠手也是为了爱情,她为了留住金世遗,不惜对情
: 感对手谷之华下毒。
: 厉胜男生命里最辉煌的一刻无疑是她代表邪派武功的始祖乔北溟战胜了天山派掌门唐晓澜
: 。唐晓澜是公认的第一高手,以剑法,内功,暗器名闻天下,厉胜男显然武功不如他,却
: 偏要在这三项上与之一绝高低,最后靠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天魔解体大法让唐晓澜输得
: 心服口服。可惜的是,此刻厉胜男已经油尽灯枯,死期将至。作为一个女儿身,当着天下
: 英雄的面,公然借为谷之华解毒来向金世遗逼婚,在梁羽生的笔下,金世遗的处境似乎十
: 分悲惨,他当着天下人的面答应婚事也十分英雄大义,但是如果换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厉
: 胜男所作所为,非但不是金世遗所能比较,而且远胜于天下一切男子。当日成亲的厉胜男
: 眼见爱人在侧,说了句“世遗,你其实也是爱我的啊”,便香消玉陨。直到见到厉胜男的
: 死亡,金世遗才明白自己的感情归属,他在这个女子死后才明白了自己对她的感情,他在
: 这个女子死后才在心里承认她是自己的妻子。
: 因为这本书,因为厉胜男这个女子,我对梁羽生改变了看法,虽然,我不能十分肯定这个
: 人物的所作所为来自他的初衷,又或者我们理解的是两个厉胜男。
: 向梁羽生致敬,为这个跳出千篇一律的武侠世界的女子。
: 2. 不为鱼肠有真诀,谁能夜夜立清江
: <白发魔女传> 练霓裳
: 练霓裳这个名字比起她的外号白发魔女,甚至玉罗刹,名气要弱许多。不过,她却因此记
: 住了卓一航。卓一航在华山黄龙洞无意中叫出了玉罗刹的真名练霓裳,因此有了一段有始
: 无终的姻缘。
: 练霓裳是孤儿,由母狼养大,用现在的话说,是个狼孩,后来被凌云凤收养,传了一手诡
: 异奇丽的反天山剑法。练霓裳出道后即靠一手绝世剑法成为绿林领袖,其统领群雄的办法
: 基本是以暴制暴,不服者即为她剑下亡魂,这也是她得了个玉罗刹外号的原因。虽然如此
: ,练霓裳终究是个女子,即使被人称为女魔头,她也有一个平常女子所应该有的期盼。再
: 看看故事的男主角卓一航,出生官宦世家,文武双修,祖父是封疆大吏,师傅是武林泰斗
: ,因为家族成为朝廷权力争斗的牺牲品而为官无望,退而准备接替武当掌门之位。
: 双方的家庭背景差异巨大,所以难免会有些摩擦。比如卓一航劝练霓裳不要再当盗寇,练
: 霓裳就说你当总督的爷爷才是真正的大盗,他们劫贫济富,我们劫富济贫。这小说开头的
: 一段争吵,虽然是个插曲,可也预示着这段爱情终究要以悲剧结尾。
: 从某个角度来看,卓一航实在是为人的典范,首先他是高干子弟,前途光明,出可为官,
: 退回来还有天下第一大门派的掌门等着他做,其次他文武全才,品性谦良,长得又一表人
: 才,放在今天很容易成为天下女子的偶像。可是这还不够,我们先看看梁老头子对他的态
: 度。
: 梁羽生是一贯的支持农民起义,不信看看书中他对李自成的描写,所用的形容词简直无以
: 复加。这一方面有点可笑,另一方面,也说明梁本人实在是个敦厚长者。所以他并没有把
: 卓一航放在太高的位置,在他心里,位置最高的是农民义军首领,其次是上个朝代覆灭时
: 的那些死节大臣,然后才轮到卓一航这类置身事外自名清高的人物,所以在梁眼里,卓一
: 航估计属于那些虽然走在边缘但可以挽救的人物,这一点,在书中对比梁对岳鸣珂和卓一
: 航的描写即可看出。
: 现在再来看看练霓裳对卓一航的态度,首先练霓裳对他出生官宦的家世非但不羡慕,甚至
: 可以说鄙视,其次在她眼里,武当派掌门实在也是份缺乏乐趣的职业,她本人肯定更愿意
: 回家乡做绿林强盗。剥去这些,就只剩下卓一航本人,不幸的是卓的剑法又远不如她,那
: 么练霓裳所能喜欢的只剩下作为文人的卓一航。这个确实比较有意思,在武功上已是第一
: 流高手的练霓裳喜欢上了作为文人的卓一航。先看看原书,两人首次在华山相遇时,卓一
: 航便想起了霓裳羽衣。而后每次相遇,卓一航不是引经据典赞美练霓裳的绝世容颜,就是
: 为她写诗词若干。最典型的是,练霓裳带着怨气去武当山石莲台找卓一航,见到石壁上刻
: 着“秋夜静,独自对残灯,啼笑非非谁识我,坐行梦梦尽缘君,何所慰消沉。风卷雨,雨
: 复卷侬心,心似欲随风雨去,茫茫大海任浮沉,无爱亦无憎”,当即落泪,恨意全消。可
: 见多读书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可博佳人一泪。书中还有个有趣的描写,练霓裳与堪称当时
: 第一高手的红花鬼母决斗时教训了一句她从卓一航那里学来的话,“学无前後,达者为师
: ”。练霓裳基本不识字,所以她在文字风流上处于强势地位的卓一航身上找到了情感寄托
: 的支点。
: 然而这种爱情是有些先天不足的,一方面练霓裳做事完全任由天性,这个虽然迷人,但在
: 生活里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事,要不是她武艺高强,估计早已身首异处。也正因为她这样的
: 个性,一定程度上要为岳鸣珂和铁珊瑚的爱情悲剧负责,一对佳偶,因为一个不通世故的
: 媒人而成怨偶。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这本书里的爱情故事,基本都以悲剧收场,大不符合
: 一般武侠传奇的情节安排,所以趁机对梁老头佩服一下。这两对恋人,一对隐居山头,老
: 死不相见,另一对一个惨死,一个出家,从此阴阳相隔。
: 这故事的另一方面,武当派是名门正派,自然不会为无意中合同官兵杀害女强盗练霓裳的
: 部下而向她道歉,而练霓裳对傲慢的所谓武林正宗的武当长老一次次的羞辱只能使双方的
: 怨恨越结越深。练霓裳所喜爱的作为文人的卓一航负载了太多传统道德的束缚,他的唯懦
: ,他的中庸,终于使为了他而独闯武当的练霓裳心灰如死。卓一航恍惚中打向练霓裳的暗
: 器,既使练霓裳一夜间青丝成白发,也打死了作为武当派掌门弟子的卓一航。
: 此刻的卓一航,终于冲破种种顾虑,破出师门,前往塞外戈壁寻找练霓裳。也唯有此刻的
: 卓一航,终于让人叹了口气,这之前,一直担心他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许仙。
: 出了家的岳鸣珂成了晦明禅师,住在天山北高峰;隐居了的练霓裳成了白发魔女,住在天
: 山南高峰。卓一航知道成了白发魔女的练霓裳再不会以真面目见自己,因此在驼峰上守护
: 着能让白发变青丝的优昙花,可惜这花每隔六十年才能花开花谢(梁老头这里又狠下心说
: 这花估计还得再过四十年才能开花),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见着花开,所以卓一航只好吩咐
: 徒弟在他死后,也要小心照顾这朵优昙花,因她藏匿着自己最后的愿望。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66.67.]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