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08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梦呓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ttann] , 2002年07月22日10:56:12
ttan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ttann (我爱安), 信区: Prose
标  题: 梦呓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Mon Jul 22 10:56:12 2002) WWW-POST

    每天的黄昏,太阳下山后的一个小时内,天还没暗下去,整个天空是灰蓝色,没有
一丝云彩,一只鸟儿,好像全世界的鸟儿和云彩都消失地无影无踪,整个同温层以下是
一片寂静。我常常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夹着书从芙蓉二的屋檐下走出来,一边走在湖边小
路上一边仰望荒凉的天空。它,仍在那--挂在西南天上一颗很大很亮的星星,不闪烁
不燃烧,永远静静地挂在那,好像从来没有消失过。我有的时候很自负,自负地认为这
颗星是传说中的太白,我从没翻资料考证过,它就是太白,而不是其他什么星!自负地
认定它是天上最亮的星,而不是什么北极。它是最亮的,至少在我的星空里它是,事实
上在我的星空里,根本没有什么天马,什么天琴,什么射手,只有它,它是唯一的星星
,是我的星星。它并不孤独,至少我是这么替它想的,因为我每次转过头,都会看见另
一个她,她也会看见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和她混熟了,现在长大了,不管她是淡妆是浓
妆,是冲我微笑还是顾影自怜,我都能一眼认出她,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嫦娥,我还
知道她没有男朋友。记忆中,经常能看见她,我曾经坐在三家村对面的花坛上偷偷地看
见她躲在枝头后面偷偷地看我,曾经深夜归来孤独地发现她同样孤独地坐在芙蓉第四的
屋檐上发呆,曾经失眠着躺在床上看着同样不眠的她悄悄滑过头顶的窗。最后一次见到
她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好像就在七月,那晚我和会长摇摇晃晃地从外面回来,
把他放倒在床上,把自己放倒在湖边,醉眼迷离中我仿佛看到她在湖里沐浴,清澈的湖
水荡漾着她雪白的肌肤,我脸红了,像放了错误的孩子般逃回自己的床,蒙着头想她。
那晚我喝了多少也记不清了,但是多年以后,寰岛路边肯定有两丛特别茂盛的野草在海
风中醉汉般东倒西歪。那晚为什么喝我还记得,因为毕业,不是我毕业,是他;因为女
子,不是我的,是他的。每年的那个时候,当校园里的凤凰花开始执着地绽放她的殷红
,毕业和女孩这两种大学生活里最浓重的色彩开始在每个毕业生的心头蔓延吞噬,将他
们脸上的表情染成最忧郁的色调,将那些悄无声息滑落的泪染成透明。那晚会长的表情
并不忧郁,也没有流泪,我默默地和他一杯一杯干着,总想骗到那个江西女孩的名字,
然后找到她,可惜我的酒量没他好,反而被他套出了所有底细。回来路上一阵歇斯底里
呕吐之后,我看到一头小蛤蟆从草丛离探出好奇的头来,然后惊恐地跳进另一丛更深的
草里,许多年以后,当这只小蛤蟆长大了,它还会记得童年某个夜晚,有两个男人曾一
起在这条马路上面对凌晨两点的寂静,和二分之一宁静的海二分之一冰冷的城市吗?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所有的酒精已化为汗水,所有冲动已走进麻木,整个夏天又只剩
下一种色彩,我又开始怀疑决心怀疑诺言怀疑冲动怀疑所有未知的未知,还有那个江西
女孩,我要对她说什么呢?我根本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懂爱情不懂女孩不懂成熟,或
许只是单纯地想见她,但就连这一丝念头也早已在生活无情的烈日下蒸发掉了......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202.38.]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