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18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散文.原创文学板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Re: 汉朝的吏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散文.原创文学板] [作者:ugriz] , 2002年07月10日13:43:42
ugriz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ugriz (draco), 信区: Prose
标  题: Re: 汉朝的吏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Wed Jul 10 13:43:42 2002) WWW-POST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

...
神通广大的吏
    在这样一种僵化的集权制度下,大小臣工的真正能耐就在于找到制度和法律上
的种种漏洞来达到自已的目的,贪官昏官如此,清官也是如此。
    历史上各个王朝都有一整套典章制度,史籍上大多作了记载,唐宋以来各朝更
是留下了卷帙浩繁的具体资料。但人们如果稍稍翻阅一下史书,不能不对一种现象
感到困惑不解:正史中可以用《舆服志》、《礼仪志》等大量篇幅来记载什么身分
的人戴什么帽子,穿什么衣服,衣帽用什么料子、什么颜色、多大尺寸、用什么装
饰;仪仗队有多少人,排什么队伍,手里拿什么东西,每件东西什么尺寸这一类近
于无聊的内容,甚至连演滑稽戏一样的“禅让”也要照录那三劝三让的表文和诏书
,可是真要查什么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制度,却往往非常简略,或者前后矛盾,语
焉不详,有的竟毫无踪影可见。其实这倒并不是史官们的疏忽,而是由于有关国计
民生的重大制度基本上都存在着两个系统:由皇帝和官员们制定的正式制度,由吏
们执行着的实际制度。前者是官方的、法定的、成文的,见于记载,却不一定起实
际作用;后者是实际通用的、得到法律认可的,不成文的习惯做法,但从来未被正
式记载,却真正得到了执行。
    产生这种奇特现象的根源自然是专制制度,但直接的原因还是官与吏、统与治
的分离。
    从唐朝实行科举制度以后,自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大小官员,尤其是正职官
员,基本上都是由科举出身的。科举的选拔标准是对儒家经典学说的恰当理解和解
释、规范的诗赋和书法,因此这些也就成了获取功名的人们的主要本领。但一旦当
了官,他们马上会被委以具体的政论部门或县以上的行政单位。在任期届满后,一
般又要调动。他们原来基本上不掌握任何专业知识,也没有经过任何行政管理的训
练或见习,每次升迁都要改变部门或单位,靠他们自己的本领是绝对无法胜任职务
的,所以只能利用和依靠吏。
    吏与官恰恰相反。他们一般都没有进入科举,或者仅仅得到过起码的功名,但
他们谙熟一切与自己的部门或地方有关的成文和不成文的法律、历史和现状、官
场的微妙关系和种种习惯做法。他们一般终身不离开某一部门或地方,有的还子承
父业,世袭罔替。他们除了精通公开的律令条文以外,还了解不少内部流通的知识
和数据,其中大部分没有书面记录,仅靠口耳相传,对外界更是秘而不宣的。相当
一部分吏是部门或地方的实际主宰者,因为主管的官员很少或者完全不了解实际民
政,只能依赖他才能应付上司和治理下属。地方上的吏更是土豪劣绅拉拢和依靠
的对象,因而拥用很大的权势。但是吏的社会地位却很低,至少在名义上是如此。
除了特殊情况,他们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官。吏的知识和经验,即使其中完全合法
的、有用的部分,一般也不会成为公开流布的著作;其中见不得人的诀窍和内幕,
当然就更不会留下书面记录了。
    官员中具有“经济之才”的人本来就不多,这些人中又不会有几个有机会掌管
刑法、财政、户口、建造、漕运、仓储、水利等实际部门,所以官员中真正精通制
度的人只能是凤毛麟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往往会发现,不少身居高位的人对本朝
的制度也不了解,他们忧国忧民的言论常常只是隔靴搔痒,不少对策奏章纯粹是纸
上谈兵。即使是那些掌握了一定的专门行政经验和实际情况的官员,也未必能揭开
吏的黑幕。而且在中国历来的士大夫阶层中,一贯存在着崇尚经义、鄙薄实际、附
庸风雅、厌恶事务的风气。只要能引经据典,符合儒家教义,就能对国家大事发表
议论,提出建议;即使根本不切实际,也会博得一片赞誉。一个地方官尽管整天游
山玩水,吟风弄月,甚至寻花问柳,只要诗赋出众,字画不俗,就能赢得美名。相
反,亲自自理公务,核对事实,计算数字,会被讥讽为俗吏,似乎降低了身分,常
常为同辈所不齿。
    汉以后各朝大多标榜以经义治天下,号称礼义之邦,各种典章制度、律令条文
应该十分完备,并且都要符合儒家教义,至少在文字上必须如此。但统治者的真正
目的自然多与孔孟等圣贤相左,儒家学说也不是安邦定国的百科全书,不可能解决
多少具体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吏这一阶层就有了充分施展的机会。凭着他们的经
验和手段,完全可以在不影响皇帝和法令的尊严的表面下,维护本地区、本部门的
实际利益和习惯做法;在不改变制度条文的前提下,实行完全不同却切实可行的对
策。吏的这些作为会得到官的支持和事实上的承认,但只能是默许,或者瞒上不瞒
下。而且多数官员不悄于、也不可能了解吏的实情,所以尽管这一切是尽人皆知的
秘密,却没有人愿意并且能够揭破这层黑幕,将真相记录下来。
    千百年来的事实就是如此:以大大小小的吏组成的管理系统十分稳定地管理着
国家和地方的具体事务,不但不受到官员升降调动的影响,甚至也不受改朝换代的
影响。从理论上说,这一系统听命于大小官员组成的统治系统,但后者往往并不了
解前者究竟干了什么,或者是怎样干的。
    在这种形势之下,吏的权力之大、声势之盛,往往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
:
: 【 在 idiotbird (很菜的菜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
: : 酷吏列传里面有一个有趣的故事,一个叫狄山的PhD和酷吏张汤吵架,惹恼了皇上,

: 皇
: :
:
上诘问说你说人家不行那你能干什么,结果郡守也干不了,县令(长)也干不了,那个PhD
: : 因为怕没词儿了就要下吏鞫问,就胡乱地说让我管理一个障(哨所之类)还是可以的。

: 果
: : 证明他连哨所也管不好,很快就被匈奴人把脑袋给摘走了。可见那时候吵架吵输了是

: 危
: : 险的,要是咱们这个BBS也实行这个制度就比较有意思了。
: :
: : 有一个叫朱买臣的是丞相长史,陷害张汤至死,自己也被张汤临死前的一招“天地同
寿
: ”
: : 击中而同归于尽。多年来我一直很想知道这个朱买臣是不是“马前泼水”戏文里那位

: 要
: : 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的下场也是对他当年不懂得宽恕的报应吧。
: :
: : 汉朝的“吏”权力很大,不管你官做到多大,一旦下狱就要受他们的侮辱,太尉周勃
(
: 就
: : 是平诸吕那位)和丞相王嘉都尝过甜头。所以三公一般都拒绝接受审判或调查,一听

: 风
: : 声马上喝毒药自尽,甚至形成了规矩。所以王嘉的自愿下吏令皇上大为愤怒,认为他

: 不
: : 要脸,丢了丞相的体面。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看到汉朝司法的独立性。这些小吏

: 但
: : 是法律的解释和执行者,同时也是地方行政的执行者,所以汉朝的政治是真正的“吏

: ”
: : 。这些“吏”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群体,有着属于自己的理念和规范,而且有得到提

: 的
: : 可能。比起明清那些处于官僚机器最黑暗的底层,永无出头之日因此放肆为非的小吏

: ,
: : 实有天壤之别。正因为有吏治的成功和有效的郡县自治,所以汉朝即使帝王端拱无为

: 三
: : 公坐而论道,也能使化行于天下。令人向往啊。
: :
: :
: : 【 在 anemos (香蕈) 的大作中提到: 】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13.85.145]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