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001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人到中年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我的x后感,写着玩的 (转载)
[同主题阅读] [版面: 人到中年] [作者:oml] , 2008年04月10日13:33:42
oml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oml (好吧, 我是猫头鹰), 信区: Midlife
标  题: 我的x后感,写着玩的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10 13:33:42 2008)

【 以下文字转载自 SanFrancisco 讨论区 】
发信人: defier (flyingpig), 信区: SanFrancisco
标  题: 我的x后感,写着玩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10 09:08:01 2008)

   ——两个Irvine的Phd,为了支持三藩奥运圣火,43个小时只合了一个小时的眼,行
程近1000miles。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的内心活动是什么样的呢?请看《两个人
的战斗——记三藩圣火活动》


开始



周二的下午,跟xuhui一起去的housing。我就说,也没人组织去三藩,你去不。xuhui
说,我去问问老板吧,老板一天一meeting,我得请假。

果不其然,下午5点多,xuhui打来电话说:咱们去三藩干那帮藏独的吧,太他妈欺负人
了,连个小女孩也欺负。 我说:行啊,早就想这么干了。于是各自分工,他去找车找
人,我去弄点资料和工具。

7点多,车租好了,说来说去,几个相熟的朋友周三都有事情脱不开身,于是只得和
xuhui商量两人出行。也罢,有多少力量就给多少力量。他打印了地图和活动的信息,
我搞了一面大国旗。爽哉爽哉的开始指定计划。

给另外一辆已经出发车去三藩的朋友打电话,大致了解到三藩那边无法开车入城,
parking是问题,于是只能parking到一个叫mountain view的地方,而那边正好有人负
责提供住宿。拿到联系方式,我赶忙打电话。因为开车到三藩要至少6个半小时,而就
算现在出发,到达mountain view也跑到凌晨2点半了,所以为了不影响招待者休息,我
们只好作罢。

“要不咱们晚上12点或1点出发,早晨到达mountain view也好啊!”,xuhui问。“行
啊,去他妈的,拼了,就这样吧。”

于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赶紧打个盹儿什么的。其实也睡不着,谁没事平时晚上8点
中就寝啊。我就起来打了几个电话,在网上找了几个联系人。总算mountain view那边
的联系踏实了,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洗了个澡,找了几件暖和衣服,就跟xuhui上路了
。走之前又买了些红牛,可乐,水和薯片,都是guip赞助的——他本来想去的,可是有
qual在身,去不成啊。

路上是有说有笑啊,有哭有闹啊,根本没把那么长距离的路放在眼里。到了一个加油站
休息一下,看到4,5个中国人,应该是学生。然后就上去问:去SF的吧。“恩,我们
USC的。”Oh, good。买了4根牛肉继续上路。话题颇为无聊,于是两人开始伤感的谈论
各自的感情经历和对光棍生活的感慨。几番唏嘘过后,经过一段鸟粪味般的5号公路,
到达另外一个加油站,美不滋得吃了个hot dog才发现,原来聊天聊的太high了,错过
了152high way,多跑了30多miles。干!只得打道回以前的地方。

上了152,天已经蒙蒙亮了。唉,好歹我们也熬了一夜了,精神还不错。要早早起来培
养细胞的zhu同学6点钟就给我们打来了电话,一番唏嘘自己无法成行之后开始帮我们查
怎么从152转101.几句哼啊哈的,zhu估计也倍感自己无聊,估计是觉得不能跟我们来很
遗憾吧,说了两句祝福的话就挂了。

152high way是穿插于山间的路。算不上盘山路,但对于路不熟的我们来说还是有点困
难。xuhui开着车,稳稳当当的,不慌不忙的把速度控制在70m。不过这也就罢了,他还
占着快车道,急得别得车,蹭蹭得从他旁边过。xuhui很有自知之明的自语道:这帮人
肯定很~不爽了。

其实我从来没来过三藩,更不要提开车去三藩。但三藩靠海的山跟南加的山很不一样,
很又一番味道。随着路向山的深处蔓延,眼前的景色渐入佳境,清晨的雾气弥漫在山间
。山上绿油油的植物刚刚被露水打过,看上去很新鲜。因为是早上,天色还不那么晴朗
,有大片的乌云,但不阻止早晨的阳光透过云的缝隙投下来,恰好又照在路边的一泽大
湖,春光涟涟的,看得人好不心旷神怡。可惜美的景色消失的太快,还来不及细细品味
,早已被飞快的汽车抛在身后,而另一个美景又出现在面前。让我不禁感叹,汽车啊汽
车,你丫真囫囵吞枣,整个一个走马观花。

景色渐入佳境,开车的也渐入佳境。山路起起伏伏,忽左忽右,xuhui恍然来一句让我
很胆寒的话:“我似乎找到了一点玩极品飞车的感觉。”我说,你丫怎么不去死,我这
还上有老,下缺小呢。由于一晚上没睡觉,我生怕这小子脑袋发蒙或者耍二百五,干脆
问了一句:“你是处男不?”他瞟了我一眼,说:“是啊,咋啦?”我一愣,说:“那
你随便。”“你放心,我不会乱开。”“唉,早知道我想办法找无花留个种什么的。”

我们正没蛋瞎扯,扯得high呢,说时迟,那时快,一辆白色的不知道什么鸟车,嗖的一
下从我们右lane超过去,然后马上换到我们lane上了。“我日!幸亏老子没有踩油门,
否则废着了。”我说:“看见了不,这个就是最终boss。”xuhui很踩了几脚油门,可
还是被那辆车越落越远,慌乱中狂喊:“液氮呢,液氮是哪个键?”我当时,#$%^&*()
.......,一口血吐在窗户上,形成了一朵美丽的小红花。

下了山路,经过了一条危险的,双向lane相邻的,那种超大的货车哗哗的从对面飞过来
的路之后(每次都觉得要撞向我们似的),终于来到一段平坦的公路。路的两旁是平原
,远处有缓缓的山脉。在中部住过的xuhui同志坚持认为这是在中部常见的景象,平原
,矮房,孤树,农田。有点田园风光的意思。于是开始blabla自己喜欢美国生活的多样
化,畅谈自己对今后生活体验的梦想,什么要去东部住,要去南部看老黑啊。我根本没
理他,脑子里俩小人对话着:“丫孙子说什么呢? ”“谁他妈知道啊,跟孙金岭似的
。”

接着就上了101公路。我大为失望的是,原以为会真的是沿海的high way(没看地图)
,结果连点水都没见到,不过两侧的景色还算让人中意,再加上101有点堵,缓缓的车
流给了我拍几张的机会(见附件^^)。经过漫长的乌龟爬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mountain view。一个很简单,也很拥挤的小镇。

清晨的小镇很安静,一切的东西给人的感觉都是湿漉漉的,却很干净,没有那种粘腻的
感觉。小镇的建筑很紧凑,由于我们要找地方,把小镇兜了一下,就感觉小镇是个袖珍
的社区,什么样的地方都有,bar啊,中国店啊。而且一般就那么一两个。可能是我们
兜的圈子太小了,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打电话给了ceph,给了前一晚才认识的tangch,总算把parking的事情弄清楚。几经曲
折,见到了tangch,这时已经早上8点了。他穿着奥运的T-shirt,有点小,不太称他
的身材。可能穿太少吧,有点冷,手里拿着几个挖凉挖凉的甜馒头站在街的一侧哆哆嗦
嗦得等着我们,一边啃,一边着急的跟我们说:“你们快点,火车再有5分钟就要开了
,下一班要等很久。”我俩一听慌了神,要是这班错过了,下班很久,那耽误了进城可
怎么办。于是慌里慌张的,xuhui去停车。tangch一把把剩下的几个馒头塞给我,说:
“帮我拿一下。”然后就在前面跑,我就在后面追,xuhui因为P车,所以落在最后面。

但实际上,我俩都没买票,眼见上气不接下气的追上火车了,票来不及买了。tangch跳
上火车,朝我们挥手:“你们等下班吧。”我当时心“蹭”一下就凉了“完蛋了,这次
赶不上护火了怎么办?”正琢磨着呢,tangch打来电话:“下班火车8点23.”我当时差
点就想咣当一下磕死在月台上。你说就差20来分钟,你至于让我们跑的这么急么?我俩
悠哉悠哉的走过来正好20分钟有啥不好啊。心想着,把手里的一个馒头恶狠狠的咬了一
口。xuhui喘着粗气刚刚跑过来,望了望远去得火车,眼巴巴的看着我手里的馒头问:
哪来的? 我说:“我捡的。”“给我一个,饿死了。”

跟xuhui说了说情况,决定买两张daypass的票。研究了一番怎么操作那个vender,刚买
了两张票,一个不识相的过来了,问我后面一个人:“您要票嘛?我多买了一张。”“
哦,谢谢,我给您钱。”“不用了,免费的。”哎,我这个火不打一处来。你早点过来
说啊,我不就省了张票钱嘛。也罢,于是坐一个地方开始啃馒头,hui美不滋的跟国内
的一个什么xx还是oo打电话,一口一个中国,一口一个责任的在那装男人样。说话间,
火车来了。我喊着坐着的xuhui,他赶紧收拾了东西跑到站台沿上。不成想,火车“唰
”的又过去了——原来不是我们等的那趟。xuhui说,你娘(疯狂石头中“你娘”发音
方法),我在火车站长大的,都没见过这么厉害的火车,美国火车真牛逼。我被火车带
的风吹得歪着个嘴说,幸亏你没往前站,否则肯定被卷进去了。

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不时有几个穿红衣,拿国旗的,精气神都倍棒。要坐的火车也到
了站,上车之后俩人不约而同的往2层走,他到一边,我到另一边。随便找了个座位,
然后就又不约而同的一歪就睡在座位上了。过了一会,脖子实在窝得难受,醒了过来,
正好看见列车员在查票。我亮了亮我的票,列车员点了点头。正打算要叫醒xuhui,想
了想算了,列车员看xuhui在睡觉,也就没打扰他。恩,列车员人还不错。歪头接着睡。

做了个什么梦记不得了,似乎不错。然后忽然听见有人吹哨子,我慌乱中醒来,看见列
车员在一层喊我和xuhui。四处张望了一下,除了我俩,别人都走光了。抖了抖精神,
我俩冲出火车,然后冲向厕所——实在憋坏了,美国这火车真次,也不安个厕所什么的。

走出三藩火车站,风有点凉,我穿上早已准备好的外套。不出两步,就看见一小撮藏独
分子举着雪山虱子旗在那聒噪。xuhui说,等一下。然后拿出隐形眼镜带上。我问他干
嘛,他说以防万一,玻璃眼睛不安全。然后他又拿出带的武器亮了亮——两枚长一点的
图钉。号称要夹在指缝,以备不时之需。我登时崩溃,眼泪哗哗的——xuhui,你太他
妈感人了。

收拾妥当,我们亮出了我们真正的武器——一展7尺多长,5尺多宽,鲜红艳色,大国旗
。布是的确良的,找人锁了边的,一侧还有白衬布。五颗金色五角星衬托在大红色中甚
是耀眼。拿起来往风中一抖,国旗迎风飘展,威武至极。

我和xuhui各执国旗一角,迈着阔步杀向那群气焰嚣张的藏独分子。心想:你们鸠摩智
老贼勾结西洋杂毛敢犯我大中华之龙威,竟妄图从我圣火护法使者手中夺走圣火。你们
这等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切看我堂堂中华七尺多点和七尺差点好男儿如何把你们杀
得七零八落,捍卫我奥运圣火,捍卫我中华神威。

于是乎。。。。。。

(未完 待续)

注:若有不敬之处,纯属调侃,敬请原谅。

很想写完,可是太累了,46,7个小时没睡觉了,实在挺不住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195.]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