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338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人到中年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玫姐 (二)
[同主题阅读] [版面: 人到中年] [作者:kirbikirbi] , 2008年05月02日08:26:06
kirbikirb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kirbikirbi (一根嫩黄瓜), 信区: Midlife
标  题: 玫姐 (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y  2 08:26:06 2008)

(接上回)

“我爸爸被警察带走了.” 洋洋哭着说.

“啊, 为什么?” 我望着玫姐.

玫姐抬起头, 看看我, 嘴唇动了一下.  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滚.  她哽咽着要说什么,
可是终究还是没法掩饰自己的悲伤, 就更大声地哭起来了.  洋洋在一旁拉着玫姐的胳
膊, 一边哭一边叫,

“妈, 妈, …”

她们两个哭作一团, 我的脸也扭曲了.

“洋洋, 你吃饭了吗?” 停了一会儿,我低头问.

洋洋摇摇头.

“饿了吧?  舅舅那儿有吃的. 舅舅带你去吃吧, 好不好?” 我真不知道该干什么.

洋洋没说话, 看着玫姐.

“玫姐, 我先带洋洋吃点东西去吧. 别让她饿着了.” 我跟玫姐说.

玫姐没说话, 点点头.

我把洋洋安顿在我的公寓里, 吃了早点, 看电视. 然后给公司打电话说我有事会晚到.

等我再回到玫姐家的时候, 玫姐已经不哭了, 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玫姐, 洋洋在我那里吃了东西, 在看电视.  你要不要也吃点东西?” 我轻轻地在旁
边的沙发上坐下来.

玫姐坐在那里, 不说话, 一动也没动.

“玫姐, 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吗, 你尽管讲. 我刚跟公司请了假.”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 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我们就这样坐着, 谁都没说话.  大概有一刻钟的工夫.

“T呀, 去上班吧. 别耽误了工作.  等晚上你回来, 玫姐有事再找你.” 玫姐仍然直丁
丁地看着前方.

我手足无措,实在不知道该干什么.

“。。。那好吧. 玫姐,我就先上班去了。 洋洋在我那儿呆得挺好的。  你有我的钥
匙,想用什么别客气.  我晚上再来。”   我站起身, 轻轻地把门带上。

中午, 我和公司同事一同出去吃饭.  餐厅里人很多,待位的说要等桌子得等二十分钟
,我们就都选坐了吧台。 吧台两边吊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报新闻。

“根据匿名举报,洛杉矶警方昨天夜里在工业市查获大批违法仿造的名牌运动服装,主
要品牌包括ADDIDAS, NIKE, POLO, 和TOMMY HILFIGER。  案件涉及两家成衣厂和一
家刺绣厂。涉嫌的三位工厂主均为亚裔, 已于昨晚和今日凌晨被警方逮捕。 目前案情
正在审理中。 所有被侵权的品牌公司已经通过各自的律师发表声明,关注案情并保留
索取赔偿的权利。”

我的整顿中午饭吃得索然无味。

晚上下班回到家,我的门锁着,  我直奔玫姐家。

玫姐不在,洋洋在看电视。

“洋洋,妈妈呢?”我问

“不知道,妈妈说有要紧事,出去一天还没回来!”洋洋都着嘴巴。

“那就你一个人一整天?中午吃饭了吗?”我心里有点乱。

“我把你的DONUT都吃了。”洋洋有点不好意思。

“好啊,都吃了舅舅在买。” 我把电视关了“你饿了吧?”

“嗯”洋洋点头。

“走,我们出去吃饭, 我也饿了”我真的有点饥肠辘辘。

我留了字条在桌上, 告诉玫姐说我们出去吃了饭就回来。

我和洋洋吃了饭,又买一些给玫姐带回来。我们到家的时候, 玫姐家里仍然黑着,她
还没回来。

“洋洋,不早了,你该睡觉了。”洋洋又要去开电视,我阻止她。

“我一个人害怕。”洋洋看着我。

“我不走,我就在客厅里等着你妈妈回来。”我冲洋洋笑笑。

洋洋去睡了。 我躺在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也睡着了。

都。。。都。。。电话响。

我激灵灵窜起来,结果一头栽在地上,头刚好磕在茶几的角。 疼痛立刻去除了我的睡
意。 四下里漆黑,我不知道电话在那里, 有点懵。 洋洋跑出来,打开灯,抓起电话,

“喂”。。。“妈妈,你在那里?”。。。“没有,T舅舅在陪我。”。。。“嗯,他
在,嗯。。。”

“T舅舅,妈妈要跟你说话。”洋洋把电话给我。

“玫姐,”我有点喘。

“小T呀,可不可以麻烦你来接我一下?”玫姐在电话里的声音有气无力。

“好,你在那里?”

“Valley 上605的入口这里”

“好,我马上就到。”

我很快找到她停车的地方. 因为警车和救护车也在那里, 他们车上的灯闪得晃眼, 在夜
里亮得可怕.

… …

“Are you relative?” 是个黑人女医生.

“No, neighbor, we are close friends.” 我回头看看洋洋, 她坐在旁边.

“Any of her relatives here?” 医生又问.

“Her daughter, she’s eight.” 我指指洋洋.

“Oh, I see. … “ 女医生看看洋洋. “Well, she is stabilized now.  Ah, …
There were forced insertions, some tearing are pretty bad, and she is in her
period.”

“Oh, my god!”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Ya, …” 她顿了一下, 接着说, “We’ve fixed the wounds and stopped
bleeding.  She’s been to some shocks. She needs rest.”

Thank you, doctor. … Ah, can we see her? I think her daughter really wants
to see her.” 我也想见见玫姐.

“Ya, you can. She’s asleep and let her rest.” 医生开始在她本子上写东西.

“Yes, doctor.” 我拉起洋洋.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15.]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